情感语录_励志语录_经典语录_名人名言语录_优美散文大全读后感

网站首页 散文大全 正文

现代杂文散文精选

2021-01-18 散文大全 133 ℃ 0 评论
【www.chunyeyulu.com - 春叶语录网】

  导语:杂文和散文是文学写作中两种常用的文体,有时也会混为一体。下面是小编给大家精心整理的现代杂文散文精选,希望对大家有用。

  现代杂文散文精选1:局长之死

  又到年底了,工商局里的基层干部都在忙着慰问上层领导。小李也不例外,他想当办公室主任,于是也拎着两瓶茅台酒来到了于科长家。于科长很高兴,对小李一阵赞赏。临走时,于科长拍着小李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好好努力,机会总是会有的。

  到了年初,小李忽然听说局里钱局长喝酒中毒死了。小李心里一惊,钱局长怎么会喝酒死了呢?谁不知道钱局长是海量啊,难道是饮酒过度?正在胡思乱想,这时于科长黑着脸找到了他。一见面,于科长就劈头盖脸地骂开了:小李你混蛋,你可把我害惨了,你怎么能送假酒给我呢!那天我把你送的酒送给了钱局长,钱局长一高兴就当场拆开了,乘着酒兴和我们这些前来“拜年”的人海吹起来,不料钱局长喝得太多,就……酒是你送的,这回你也脱不了干系。

  小李吓得浑身直发抖,一时说不出话来,心说怎么会呢?难道真的是假酒?可这酒明明是……

  由于钱局长是喝假酒致死的,因此惊动了公安、工商和质检等部门,他们成立了调查组,对案情展开了周密的调查。案情追踪到小李这里,调查组的人问:你这假酒是从哪里来的?你要如实交代。

  是从我老婆店里拿来的。小李战战兢兢地说。

  你老婆店里这酒又是从哪里来的?

  是人家送来兑换的。

  谁送来的,还记得吗?

  记得,是一个40多岁的贵夫人送来的,他说他老公不喝酒,就拿这里来兑换了,要知道,我老婆是开礼品回收店的,专门在干部别墅区收购领导们送来的烟酒。

  经过调查组的调查,这位贵夫人竟然是赵副的夫人。这下案情一下子指向了赵副的头上,调查组不得不继续查下去。根据赵副夫人提供的线索,这两瓶茅台酒竟然是工商局钱局长自己送给赵副的。由于赵副家的酒实在太多,就送到小李老婆开的礼品回收店了。

  再经过进一步深入调查,钱局长的夫人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酒又是何人送的,而且钱局长已经死了,查无实据,因此案情到此没了头绪,再也查不下去了。为了对社会对死者家属有个交代,调查组对案情作出定性:钱局长系自杀,假酒是钱局长自己亲自到市场购买的。

  现代杂文散文精选2:秦琼卖马

  江州自古繁华,有长江为天然屏障,好几场战火也没能烧到这里。百姓安居乐业,要是遇上集市的日子,那这江州城里的人可是摩肩接踵了。

  进到江州城的人,有一处是必去无疑的。这一处,乃是书场,就在集市东边,一溜儿五间不大的屋子,里边几根粗木柱立着,全是串通的,宽敞明亮。屋子里的正北方,用砖石砌成八仙桌大小的台子,高约尺许。台上立一桌,小,宽不过七八寸,长约三尺。四只桌腿像刚出生牛犊的小腿,细,摇摇欲坠,随时会散架倒下的样子。这是说书人的舞台了。屋子外立一对联,联曰:

  汉萧合追韩信闻香下马

  周文王访子牙知味停车

  上无横披,悬着匾额,三个字:铁嘴刘。

  铁嘴刘正是屋子的主人,江州城里妇孺皆知的大名人。其实,“铁嘴刘”这名号已传下来三代人了。铁嘴刘屋子里说书,也有规矩,白天休息加学习,晚上方才登场。如今的铁嘴刘也不过刚过不惑之年,因其喜好蓄须,看着年龄略长,倒多了些仙风道骨之气。娶妻李氏,育有独子,名刘天。

  这几日,书场里正说《秦琼卖马》。这是个老本子了,那情节人物大家伙早熟于胸,但,人们仍然喜欢听铁嘴刘说这《秦琼卖马》一出戏。这出戏听过三四遍的人不下百人,但他们仍来捧场。快八十岁的的张老太爷说,又听一回,就像吃一道新菜,味道大不同呢。谁家有小孩子哭,就会说:“走,走,带你去听刘铁嘴。”小孩子一下子就会止住哭声,也等着去听书了。

  这日,铁嘴刘正开讲,抚尺一拍,全场静息。长须一捋,大声叫道:“且说秦琼秦叔宝解配军至潞州天堂县投文,只因知县不发回文,困居客店……”

  他口里在说,目光一移,瞟至屋子最东的坐椅上,只见端坐一人,五十上下年纪,青衣小帽,正聚精会神,口微张,耳微侧,入迷一般。铁嘴刘见这阵势,嘴上更是卖力,出口的字句,如珠玑一般,诗文对句,句句相连。

  “要知秦叔宝黄骠马命运,且听明日分解。”铁嘴刘按住了抚尺。子夜散场,听客散去,铁嘴刘与夫人正收拾屋子。一抬眼,青衣小帽者还在,还未开口,似有难言之语。

  “欢迎客官光临……”铁嘴刘客套说。

  来人欠了欠身,轻声说:“久闻大名,今日果然。但明日为老母寿辰,在下得回楚州老家探母。三日之后,再来相扰。只怕听不到黄骠马之结局也。”说完,一步一回头,消失在黑夜之中。

  白日无话,第一晚到来,听客照样满场。不想,才听到开场几句,听客顿觉大不同。铁嘴刘说的人还是秦叔宝,事儿却新鲜了。铁嘴刘说到店主索房饭钱,秦叔宝与店主周旋,这一节足足说了这一晚。将人情世故,穿插在情节之中。

  暮色又合,是第二晚了。听客更多,听客们听说了《秦琼卖马》中的新事儿,都来了。铁嘴刘这晚开口便说黄骠马:黄骠马骠肥体壮,乃是匹宝马……。再说秦琼痛哭黄骠马。这黄骠马,铁嘴刘说了一晚上的工夫。

  到了第三晚了,铁嘴刘轻拍抚尺,道:“前边说,要知秦叔宝黄骠马命运,且听今日分解,老生今日继续卖嘴啦……”

  众人一惊,知道这是接上了大前天晚上的故事。那昨晚“黄骠马”和前天晚上的“人情世故”,不都是在原地转圈儿么?众人再看屋子最东边的坐椅,椅上端坐着那人,正是那晚的青衣小帽者。

  铁嘴刘的声音更响:“店主东带过了黄骠马,不由得秦叔宝两泪如麻。提起了此马来头大,兵部堂黄大人相赠与咱。遭不幸困至在天堂下,还你的店饭钱无奈何只得来卖它。摆一摆手儿你就牵去了吧……”

  子夜散场,《秦琼卖马》一书说完,听客散去。青衣小帽人对着铁嘴刘深鞠一躬,铁嘴刘回躬相敬。没有言语,青衣小帽人骑马疾驰而去。

  第二日晌午,热闹的江州城传出消息。说,前两回进入铁嘴刘屋子听书青衣小帽者为荆州知府蒋大人。

  又说,荆州知府蒋大人有意请铁嘴刘入幕府任职。

  但这些消息没有谁来证实。铁嘴刘每晚照样说书,《秦琼卖马》照样是他的拿手好戏。倒是有一回,夫人轻轻地问了一句:“铁嘴啊,你当初咋就知道是荆州知府蒋大人?”

  铁嘴刘轻轻地捋了长须:“天下清廉知府,谁人不知蒋大人?天下孝心知府,谁人不知蒋大人?天下爱听评书知府,我当然自知蒋大人!青衣小帽,且无随从,乃其行事风格……”

  夫人也轻轻一笑:“难得你这么用心,等着蒋大人的那两晚,你说书,编造了那么多的情节。”

  一年之后,有人看见,荆州知府蒋大人身旁多了个十三四岁的书童,名唤刘天,据说是铁嘴刘家的独子。

  现代杂文散文精选3:脚猪之死

  朱长有生得腰长手细腿细,个子瘦高瘦高,走路摇摇晃晃,干不得插秧、割谷、扯棉梗重农活,更挑不起担子。为了生计,读过初中,有点小聪明的他,在当地农村干起了赶“脚猪”的营生。

  脚猪一赶就是二十多年,虽没存到大钱,但靠脚猪娶到了老婆,生了两个孩子,一家的衣食住行也基本有了保障。

  说来也怪,好吃懒做,还好计较吹牛的朱长有,赶的脚猪则远近出了名。他的花白脚猪嘴短耳尖、脚高身长。凡它下的种,每窝都下猪仔八只以上,且成活率高,生长快。每天清早都有人上他的两间土胚茅屋,请他的脚猪去下种。

  这不,他哼着自编滑稽可笑的歌儿又上路了:老汉脚猪雄赳赳,一路走来嘴啾啾。猪娘等它去搞路,乐得我也喝杯酒。朱长有的日子在和脚猪走村串户的路上,在自我吟唱的陶醉中飘然而逝。但他自觉过得充实而满足。

  公社新来的党委蒙书记曾学过兽医,不大懂农业生产的他,想在畜牧养殖方面做出点成绩来。在公社大会上表扬了朱长有和他的脚猪,要求其他脚猪自行退出种猪行业,全公社的母猪只能接朱长有脚猪的种。

  一时间朱长有和他的脚猪,生意红火兴隆,由一天的走村入户播种两三处到了五六处,忙得不亦乐乎。但经过了一段时间后,人和猪都渐渐感到吃不消了。再过一阵,就疲于奔命了。朱长有脚走泡了,一瘸一拐地坚持,但脚猪往往是躺下来了起不来,起来了走不稳,有时甚至爬不上母猪的背,上背了没有主人的帮忙,进入不了下种的地方。再往后,脚猪看到发情的母猪就一屁股坐下来,两只前脚撑着地,闭着眼哼叫、出粗气。脚猪生病了。

  朱长有对自己赖以生存的脚猪既心痛又心急,由给它嚼糯米到嚼黄豆,把韭菜连根拔起洗净后给它煮汤喝,小米青菜熬粥喂吃------总之,能想的办法都想了,能做的也都做了,但效果并不理想。因病厌食的脚猪,大限已到,拖了一个月后,还是死了。

  这对准备动工修房的朱长有,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他拒卖死去了的脚猪肉,并深埋了它的尸体,闭门总结思考了三天三夜,得出结论,是蒙书记的行政命令害死了他的脚猪。他要去找蒙书记赔脚猪。

  他起了个大早,蒙书记刚进办公室他就跟了进去。

  书记问,这么早脚猪赶到镇上来了?

  朱长有气呼呼地说,没有脚猪了,由于你的不懂行,把我的脚猪害死了。

  这是什么话?蒙书记面有愠色。

  要不是你号召全公社母猪都接我脚猪的种,它怎么会死。公社范围那么大,它管得过来,受得了吗?朱长有快哭了。

  哦,是我考虑不周。好心办了坏事。

  我的脚猪没有了,怎么办?

  别急,我不会让你吃亏,叫条件较好的计生站想想办法,从计划生育奖中给你补偿。捂着头说话的蒙书记,抬头见朱长有还是冷着脸,继续说,我还会叫畜疫站给你抓头仔猪,弱不禁风的你还是干老本行吧,听说以后有“生猪良种补贴”。

  好,我听你的,但你说话得算数。朱长有脸色阴转晴,

  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等几天后再来兑现吧。蒙书记似乎有点不高兴。

  朱长有心怀感激地退出蒙书记办公室。

  回家路上憧憬着新的脚猪伙伴,想着蒙书记说的良种补贴,朱长有开心得想笑,情不自禁地又哼唱起来:老汉脚猪雄赳赳,一路走来嘴啾啾。猪娘等它去搞路,乐得我也喝杯酒。

  几天后朱长有又来找蒙书记,但怎么也找不到。门卫告诉他,蒙书记两天前调走了。

本文来源:http://www.chunyeyulu.com/sanwendaquan/2792.html

Tags:杂文散文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