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语录_励志语录_经典语录_名人名言语录_优美散文大全读后感

网站首页 散文大全 正文

恩师情

2021-01-27 散文大全 15 ℃ 0 评论
【www.chunyeyulu.com - 春叶语录网】 顺利的人生都是一样的,坎坷的人生却光怪陆离、异彩纷呈:有的千回百折,有的上下沉浮,有的沧海巫山,有的野火春风。我属于后者。

1959年以前,孩提时代的我,读了几年书,识了几个字,便与书和笔结下了不解之缘。古今中外的中文版文学书,只要我能借到的,我一定一口气把它读完。读书看报,成了我生活的第二必需。从1958年起,我酷爱涂鸦,不得拿笔就手心发痒,浑身不自在。写字作文,就是我生活的第三必需。由此,我染上了读书涂鸦两癖,比第一必需尤甚,且终身不渝,终身不悔。这读写两癖,构成了我人生的主线,我的人生百事概由它折射面生。

不过,人生之师,生活的教科书,又自然而然地闯进了我的生活,使我更加觉得生活的对立统一是那样的艰辛而美妙,苦涩而甜蜜,更加觉得生活如七色阳光,是那样的多棱多角,多彩多姿。

50年代的青少年,满眼红旗,满眼鲜花,我也绝不例外。教科书,课外书,《中国少年报》、《新少年报》等报纸,《少年文艺》、《儿童时代》等刊物,还有电影、广播、戏剧、歌曲,激荡着我的心潮,撩拨着我的情怀,牵动着我的思绪。我便用源源不绝的希望的彩线编织着一个个甜美的人生之梦:大学梦、记者梦、作家梦……梦幻五光十色,千姿百态。即使三年困难时期困扰着国家、民族,也困扰着个人之时,仍陶醉其中,不改初衷。

1961年,在小学任教的父亲与世长辞。从此,我开始跋涉坎坷,攀登崎岖,历练艰险。那时,我十四、五岁,母亲要我参加劳动,挣工分,帮着拖小弟小妹。于是,我十二万分不情愿地告别了我心爱的校园生活。此后一些年,我一直在“农民——民师”这个圈子里打转转,在“家乡——外地”若干地方车旋旋。在黔东北,我一双光脚踏平荆棘,替人砍柴于高山之巅,参加筑路于峭壁之中。在家乡桥堡,我一颗铁头顶着烈日,锄草施肥于田野之上,笑傲人生于天地之间。无论何时何地,我与书笔始终不曾离开。

最难忘,终生记,在黔东北江口的江民公路上,我眼患重疾,几致失明。紧急危难之时却有神助。这位神仙名叫杨桐生,秀山邑梅兰桥地方人(这是他对我说的),也打工贵州。他晓得我身无分文,对我寄予十二万分的怜悯。他认得一种能治我眼疾的特效草药。他决心为我治好眼疾。他跑了几个山头,寻遍沟畔田野,给我采来了草药,很快就给我治好了眼疾。他太直,几近于憨。别人向他请教那株草药,他毫不保留,以致有心人将周围各处所生的药株尽行挖去,植于各自院中。作为对他的回报,中午工休,我免费给大家讲全本《西游记》、《三国演义》,他们都惊于我的记忆力,都夸赞扬桐生给我治眼疾的无量功德。

他比我只大几岁,可算一位体己的大哥哥。但在我心中,我一直把他当作神仙、救星。只要想一想,如果双目失明,又在异地他乡,那我得到的将只是黑暗、痛苦、煎熬、死亡。那么,读写两癖将要我的命。那么,他作为我的第一位人生之师,伟大、正直、光明、磊落的人生之师,他的名字,他的事迹,他的心地,他的恩情,将伴随我的终生。后来,我们天各一方,到处打听,再也找不到他,无以回报。这是我的终身遗憾。

半年后,回到家乡务农,凭一己之微力,费极多之周折,好歹结了亲,成了家。劳苦奔波之余,不忘读写二事。读书,只有一日三餐吃饭时,嘴巴吃饭菜,眼睛看书报。写作,更是数月难得一刻握笔。手痒也好,心痒也好,大呼隆生产把人捆得无比的“死”,想读书看报,比登天还难。

凡到危急处,总有神仙助。这位神仙是《秀山报》副总编王奕才老师。我从1960年读初中一年级时就开始向该报投稿,1964年曾在该报登了几篇使他比较满意的新闻、通讯,自此对我青睐有加。60年代后期,《秀山报》停办,他任秀山县委报道组组长。凡要举办农民通讯员或民兵通讯员学习班,他拟的名单上总少不了我的名字。他把我从无书无文的炼狱中拯救出来,改变几天生活,换几口新鲜口气,对我来说,简直太难得了,太需要了。

多次学习班,形成了两股对立的暗流。一派拥护重庆知青邓洪浩(原名邓经国),一派竟把我作为拥护对象。两派针锋相对,攻战不下,就去找王奕才老师主断。王奕才老师太偏爱我了。他说,论应数邓洪浩;论新闻、通讯,该首推戴传贤;而就全面而论,他居然把桂冠戴在了我的头上。

惶恐,惭愧,感激。

我于是奋力写作,多次成了《群众报》、《四川农民报》的积极通讯员。钟灵水库的《工地战报》上许多文章、三角滩电站工程广播室的主要稿件,都是我写出来的。我当了个写文章的泥腿子,耍笔杆子的农民。写文章成了我挣工分的手段。为此,电站工程还曾派我到成都去参加一个省级水电会议的大会秘书组,为会议服务。

如果不是在王奕才老师的学习班里读书、学习、写作,我的文字功底、写作基础不知从何谈起。这些,曾使我在1977年高考时成为涪陵地区的文科第二名。特别重要的,是使我有了积跬步、起垒土的条件和可能。

后来,我当上了教师,没有多少时间写稿了。涪陵地区又一分为二,大河五县为涪陵地区,小河五县为黔江地区,他在那边,任《涪陵日报》副总编;我在这边,在秀山县一个中学教书。我和王奕才老师已多年未谋面了,甚至音信不通。为此,我深感遗憾,夙夜自责,深感对不住我的王奕才老师。如果我能写作有成,我一定要带一些作品,专程去涪陵答谢我人生的第二位老师,第二位正直、无私、识才、导才的人生之师。

1977年、1978年,我以初中四期肄业那点有限的水平,两度参加高考,两度上体检线,但是,阴差阳错,命运不济:1977年被酉阳中文系录取,录取通知书都被“左”的流毒“卡”了;1978年,“左”毒被肃清,我又年过三十,各高等学府均无录取。吕蒙正赶斋,左右不逢源。我的人生之舟一度搁浅,好端端的大学梦,一次又一次被冷酷无情地摧毁了,粉碎了。

正当我忧虑报国无门、“荷戟独彷徨”之时,曾教过我的李家庄小学校长石敦金老师扶了我一把。他痛斥了不让我去他那里代课的一个生产队长(他的学生、我的堂弟),把我叫去他的中学帽子班代课。“士为知己者死”,我拼命工作,两年的教育教学效果较为显著。他又不失时机地为我四处奔走呼号,请求上级把我转为正式教师。天不从人愿,他还不甘心,又向桥堡大队的干部和父老乡亲推荐,使我又当上了民师。

石敦金老师退休以后,在桥堡大队当调解委员,为村民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排难解纷,造福乡里。为此,我在《群众报》上登了一篇题为《桥堡苗寨不老松》的通讯,歌颂了他。

石敦金老师是我小学时的老师,又是我的第三位人生之师,他永远是我的老师。他那热心、正直、爱生如子、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品格和精神,我将永世不忘,终生效仿,到处传扬,并传之后世。

我生在苗寨,长在山区,能挑能背,所以每逢出门,比如参加通讯员学习班,走亲访友什么的,背上总背一个背篼。背篼里一半本子一半书,有空就读,有空就写,这种习惯已保持多年(现在将“古稀”了,遂改背篼为提包)。我的“背篼读写”精神被一些看不顺眼的人背后指控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吃皇粮找不到门路”。对此,我总是置若罔闻。但是,另一方面,我的“背篼读写”精神颇感动了一些热心之士、好心之人。他们为我探信息,觅机会,找门路,使我“有心人,天不负”,终于拨开乌云见青天。区教办给我开了一张介绍信,我带着此信到秀山进修校找到赵季龙校长。我给他买烟(这年头讲究“烟酒烟酒”),他效法林则徐,禁烟。他对我求学之诚心给了一番由衷的鼓励,并把我介绍给杨胜礼老师。

我成了涪陵教育学院中文函授科的正式学员以后,因为当时宣传函授民师学员,不包转正,不包分配,他就和我“分了工”,他说:“你包取文凭,我包找工作。”他所指的“文凭”,是我的;所指的“工作”也是我的。

慈父般之爱,园丁般之情,使我涕零,催我奋进。在中文函授毕业之时,我成了优秀学员,没有辜负赵校长的厚望。

赵校长,我人生中的第四位恩师,他促成了我人生的重要转折。他和杨桐生、王奕才、杨胜礼几位老师一样,没有得到我的任何感谢和报偿。他们是春蚕,是蜡炬,唯有他人,唯有奉献。

那一天,杨胜礼老师听到赵季龙校长介绍了关于我的情况,就把我找去,快言快语,热心热肠,简直是“一见钟情”地对我说:“你坎坷我也坎坷,你奋斗我也奋斗,你郑重人生我也郑重人生,我俩有太多太多的共同点。”他衷心希望我成才,其企盼之急,期望之厚,不亚于赵校长。杨老师是涪陵教育学院(开初叫“教师进修学院”)聘请的函授辅导教师,手握教学、考核、建议决定取舍去留之权,比赵校长的工作、权力更具体。

我在成为正式学员之前,仅参加了他的两堂(一天一堂)复习课,而且都是以考(定时作业)代复习。头一天,我第一个完卷,他看得眉头直皱,说明我距二年级水平甚远。下课后,他把我叫到他的家里,把他心爱的两本教参书借给了我,督促我抓紧学习。及时雨,雪中炭。我夜战通宵,像看小说一样全部过了一遍。第二天,我又是第一个完卷,他看得眉开眼笑,这笑意化成了全县最高分,并且产生了连锁反应:我从两天的旁听生转为正式学员,学科考试获奖,赵校长在全县学员大会上表扬。

杨胜礼老师和赵季龙校长一起,帮助我、支持我、鼓励我,使我圆了大学梦,完成了人生的重要转折;使我走向人生新的起点。

人生路上,险关重重。处处有我师,点化又扶持。人是感情动物。人际情,情万般,情深义重,情深似海。我心中树起了他们一座座光辉的丰碑,我心底铭刻着他们一桩桩感人的事迹,我心田开放着他们一朵朵人格的鲜花

神州何处无雷锋?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一经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结合,就会产生巨大的人格力量和精神力量。我人生路上的五位恩师,就是这种力量的最有力的一些印证。五位恩师,教给我知识,教会我人生,我怎能不终生感激?

人生何处无信念?我坚信人类社会必定向进步发展,我们大家都应努力,都应奉献,都应多为别人着想。我也曾尝试学习雷锋,学习我人生路上的五位恩师。在三角滩电站工程工地附近,我为盲人之家义务挑水一年之久。在校园里,我为学生呕心沥血,排忧解难;有一位学生遭受车祸受了重伤,我不顾一切地把他送医院急救,使他很快脱险。在秀山中考考场外,我甘当考生的场外指导,为他们快速指导弥补失误的最佳方法,使他们顺利通过考试,被高一级学校录取。

每当我为别人做了一件好事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了雷锋的力量,感受到了我哪些人生之师的力量。

愿这种神奇的力量、神奇的感情,与天地同在,与人类共存!

恩师情

   恩师情

 

     生命在一串串奇妙相遇中彰显精彩的人生,从陌生到熟悉再到陌生,有些人擦肩而过,在生命的篇章中只留下了一个标点符号,而有些人留下了一笔浓浓的色彩,为别人涂抹色彩斑斓的人生,在生活的乐章中奏出美妙的音乐。

     由于文化革命的原因,我高中毕业没能上大学 ,就直接参加了教育工作,参加工作后,一直在本县教学,这就使我有幸与几位恩师有了更多的接触和工作的机会。一九七零年二月我参加了教育工作,先后参加来了宝鸡地区中小学教师培训班和宝鸡地区高中教师培训班,在初中从事教学不到一年 ,就调我到高中任教。在范家营中学,我遇到了我上高中时期的老校长张明哲老师,张老师当时担任革委会副主任,我上高中时候是班上的团支部书记,所以我和张老师就熟悉,在一起工作后,张老师对我很关心,给我介绍学校的情况,讲教师的责任,鼓励我大胆工作,在老领导手下工作我心情舒畅 ,我担任政治课教学,又当班主任 。一九七三年,邓小平整动经济工作,教育方面称智育回潮,这一时期教师的教学热情和学生的学习热情都很高涨,我带全年级的政治课,又担任一个班的班主任,我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一方面挤时间多读书,不断充实自己,一方面尽自己所学,精心备课 ,认真讲课。严格管理学生。当时国家和人民都不富裕。为了给班上弄点班费,利用星期天,我带领学生上山挖中草药。上一次山挖的草药能卖二三十元。做一学期班费用 绰绰有余。我带领学生挖药,上山植树。由于我工作努力,在张老师的支持下,一九七四年七月一日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一九七五年,李润身老师调来范家营高中任革委会主任,李老师是我初中时期学校党支部书记,他为人宽厚,尊重知识,爱护人才,胸怀非常宽阔。有几件事我至今记忆犹新。教物理的于老师是大学生,七二年从东北调回本县在范中工作,学校运动会上与学生一起赛跑突然出现吐血情况。李老师立即陪同去西安检查。经查病情严重,就在西安做手术。整个治病过程李老师一直陪同。至今于老师 说起看病之事仍念念不忘李校长得情谊,说他的命是李校长救下的。第二件事是毛主席逝世后。在全民哀悼期间。有人反映,说学校一位老师去饭厅的路上高兴地唱歌,此事已反映到教育局,上面派人下来调查,在当时极左思潮笼罩下,显然是有人 想借此整人。当时被调查的教师已经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做了被开出和坐班房的准备。李老师和教育局的同志一起冷静分析,经过调查。坚决否定了此事,保护了教师。还有一件,文化革命结束后,一九七七年,全国职工调动工资,整整十年没有调资 ,累积的问题很多,调资面只有百分之四十,尽管学校领导做了大量工作。讲解调资政策。但要做到人人满意是根本不可能的。调资后,没有升资人怨气无处泄,有人大白天端着煤油灯从办公楼上往下走,有人故意问;为啥端着灯走?答曰;范中黒着呢。面对这种情况,李老师很大度的一笑了之。权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在这种寛松的氛围下,学校一切工作都很正常。李润身老师以工作为重 遇辱不惊不恼不怒的宽大胸怀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我常想有的领导沉不住气,遇到这种情况,可能就会上纲上线,批评一番,其结果将会使自己更加被动。

一九七六年,经过学校领导的推荐,我被教育局任命为学校教导处副主任。粉砕四人帮后,一切工作逐步走上正常。学校也是一样。抓文化课教学,抓规章制度建设。需要做的事情很多。我既要带课又要抓管理,忙的不亦乐乎。李老师在统览全局的情况下,大胆鼓励并放手让我抓教学抓学生管理。在全体师生努力下。学校迎接文革后的第一次高考。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一九七八年初,李润身老师被调到县城九年制学校任党支部书记。王志道老师任范中校长。王老师是我上完小时期的小学校长。是全县享有盛名的抓教育的行家里手,是有名的教育家。王老师到任后,首先一面走访教师了解情况,做过细地思想工作。统一大家认识。一面加强教学力量的调整。其次,针对文革时期教材系统性差,跳跃性大的特点。制定教学细则规范常规教学,做到查缺补漏接断条。针对学生学习基础差别大的特点。按程度编班进行有针对性的教学。经过深入细致的务实有效的工作,教职工的工作极积性得到极大地跳动,学生的学习热情也空前高涨。七十年代末八是年代初,是范家营中学高考质量最辉煌的时期。许多远路同学甚至外县的同学都募名到范中前来求学或复习应考。后来,王校长调益店中学工作。我也于一九八三年秋经过考试离职上教育部在陕师大办的西北地区教育行政管理专修可学习,毕业后,一九八五年秋 ,我被分配到益店中学任副校长,又和恩师王老师一起工作了。王老师的言传身教使我受益颇深。使我懂得应该如何治校,用什么思想治校。正人先正己。只有做一个德才兼备的人。才有资格做管理工作。两年后,我先后调任范家营中学。蔡家坡中学校长。直到一九九零年秋我被调任益点中学校长得时候。我几位恩师都因年事已高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了,我只能通过定期的看望表达感激之情了。

    现在,我也退休十多年了,毎毎想起自己一生,我总觉的自己是一个时运还不错的人。一是我有幸与几位恩师先后在一起工作。二是我工作的时期社会风气还不是很坏。要是现在,我只能做一名终身从教的教师。是不可能做学校领导工作的。

本文来源:http://www.chunyeyulu.com/sanwendaquan/3047.html

Tags:恩师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