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语录_励志语录_经典语录_名人名言语录_优美散文大全读后感

网站首页 散文大全 正文

素描雨

2021-01-28 散文大全 24 ℃ 0 评论
【www.chunyeyulu.com - 春叶语录网】 不久前,比如说,一年前吧,朋友说来看我,要借用我的两天时间。我很是爽快的答应了。放下电话,我开始从我的脑细胞的缝隙间挤出有关我对她的记忆——

说也奇怪,我却怎么也想象不出她的容颜、身姿,有关于她的外在这一存在,仿佛被远古的黑洞硬生生吸走一般。只是听说,这几年,她一直在游玩,走了许多地方。毫无规律的偶然听说。有时候,她在海南,我便会联想到海龟缓缓爬行海滩上,无数海浪拍打着无数沙粒的景象;有时候,她在福建,我便会联想到低矮的形状各异的土楼,被用石子砌成的幽深小径错综复杂萦绕,迷宫一般的光景;有时候,她在塞北,我便会联想到一轮落日如年事已高的工匠艰难的染黄整个大漠,间或也会从大漠的尽头传来胡人豪迈悠扬的歌声的情景;有时候,她在江南,我便会联想到一位妙龄女郎打着油纸伞走在雨巷中,倾斜的瓦房顶流下藕断丝连的雨水的风景……

友人的到来是在一个星期五的中午,为了迎接她,我特意提前半个小时到火车站去。出门时,天空已下起了小雨,甚至也称不上小雨——雨神好像已经很久没有领到工资,只是象征性懒洋洋地洒下几点零星的雨。半路上,车窗外,偶尔会有一点雨粘在透明的玻璃上,混着空气中或车身上的灰尘划出一道水痕,水痕很短,甚至连中年女司机,大概去买菜的老妇,带婴儿的年轻妈妈,提着公文包的男人,成双成对的青年男女中任何一个都倒影反射不出来;当然,我也没有被短短的水痕倒影反射。水痕好像极力保持她作为雨时的特质。而实际上,她是一道水痕,一道混入了尘埃,贴在车窗上的水痕,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透过水痕,“火车站”三个字以灰蒙蒙的压抑的天空作为背景映入眼帘,活像梵高生前的油画作品。我知道我的目的地到了,至少暂时的目的地到了。等了一会,列车晚点,但朋友总算到来,在人群里一眼认出她来,令我自己也吃惊不少,不可思议!无疑,她的再次出现,唤醒了我对她的记忆——平凡的脸;长头发,初中毕业便染黄了,穿着时尚,甚至可以说是怪异,喷浓香水;说话到激动处会把一只手臂搭在我胳膊上;当面揭我的短,却不会尴尬冷场……按理说,像我这种老实人,应该不会跟这种女孩聊得来,偏偏混的很熟,百思不得其解。就在我回忆的时间里,雨开始下起来。纤细细的、轻柔柔的、软绵绵的雨在清风中飞舞,像刚学会飞的幼鹰搏翅,像软体的海生生物浮游,像养生者耍太极……太极!我不禁想到“平衡”。为了协调,保持平衡,雨下到地面,成为湖江河海的水,水再蒸发到空中,形成云,然后又化为雨,周而复始,循环往复,这也就是雨的平衡。而我,我的人生,为了保持平衡,必然会接纳各种各样在生命中出现的人。当然生命这个命题太过于宏大,接受一个人仅仅因平衡,未免太简单、肤浅、刻薄、一厢情愿。但平衡无疑成为了当时直到现在最能说服我的理由。谁又能断言明天不会出现其他理由呢,什么都在变。风向变了,雨也会飘向别处的。

我们相互挥手、微笑、挪步靠近。现在,我已忘了当时我们寒暄什么了,只记得,她问我:“感动吗?”

我说:“当然。”

“那你怎么不哭?”她用缺乏抑扬顿挫的语气问道。

“天帮我做了”,我指指正下雨的天空“天都感动的哭了。”

“走吧。”我说。

“还有一位美女。”她眨了两下眼,不多不少两下。

“走吧。”一位女子原封不动的照搬我刚刚用过的词语向我们走来。出于礼貌,我一般都不会注视陌生人太久,我只用了填写简历的方式扫了她的朋友一眼,获取身高,相貌,体型的数据。朋友介绍她的友人叫什么来着啦?哦,知道了,当时突然来了一阵风,把她的名字吹走了。混合她名字的风吹向街道上的雨,或者随雨水自由流淌于江河间,或者滋润了谁家的迷人的花卉,或者洗礼了多少走向迷途的人……我呢,只知道我没有听清她的名字,清楚的知道。

走进小雨中,我叫了出租车,向司机讨价还价,他拒绝了。我又叫了第二辆,另一个司机直接表明前面一个不载的客他也不载。踩着地面上的积水,并淋着小雨,我终于明白:现在商家为了提高利润真是花样百出啊,而其中垄断是每个商家都用得炉火纯青的手法。无奈,我们只好上车。从拥挤的出租车内看去,雨还是下不停,雨打在各种各样疾行的车身上,打在因为白天而已关掉的路灯上,打在高大的建筑物上,打在广告牌的女郎照片上……现在想想广告的生命力真他妈的强,正在见缝插针,无孔不入的渗入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中,不管你喜不喜欢。正像眼前这雨,不管改朝,不管换代,都会侵占渗透每一片裸露的土地,无论以何种形式。

之后,我们仨在雨中漫步,看风景,拍照。朋友的朋友总是喜欢用左手去不时的捋一下头发,而头发上粘着的晶莹剔透的水珠却不会因此掉下,甚是好看。害得我也想用手去捋一下,但我却没有那么长的秀发,也没有雨落在我头发上形成的水珠。

“风景到处都差不多,只是因同游的人不同而给了不同的错觉而已,哪里都一样。”朋友的朋友用左手捋了一下头发,微笑着说。摄人心魂的微笑,一种即使绽放在陌生人脸上依然使我欣然接受的微笑。

“哪里都一样。”我重复道,至于是在心里默念,还是低声说出口;我已完全没有印象了,只是我重复了。

我昂起头,凝视头顶的天空,看见我向雨水飘去,我们仨包括整个地面正在飞升而起,一起飘向那不可预知的空间。

我真的怀念那场雨了,那场细雨;与人物无关的怀念,仅仅是雨,没有颜色的素描的雨。

素描雨

不久前,比如说,一年前吧,朋友说来看我,要借用我的两天时间。我很是爽快的答应了。放下电话,我开始从我的脑细胞的缝隙间挤出有关我对她的记忆——

说也奇怪,我却怎么也想象不出她的容颜、身姿,有关于她的外在这一存在,仿佛被远古的黑洞硬生生吸走一般。只是听说,这几年,她一直在游玩,走了许多地方。毫无规律的偶然听说。有时候,她在海南,我便会联想到海龟缓缓爬行海滩上,无数海浪拍打着无数沙粒的景象;有时候,她在福建,我便会联想到低矮的形状各异的土楼,被用石子砌成的幽深小径错综复杂萦绕,迷宫一般的光景;有时候,她在塞北,我便会联想到一轮落日如年事已高的工匠艰难的染黄整个大漠,间或也会从大漠的尽头传来胡人豪迈悠扬的歌声的情景;有时候,她在江南,我便会联想到一位妙龄女郎打着油纸伞走在雨巷中,倾斜的瓦房顶流下藕断丝连的雨水的风景……

友人的到来是在一个星期五的中午,为了迎接她,我特意提前半个小时到火车站去。出门时,天空已下起了小雨,甚至也称不上小雨——雨神好像已经很久没有领到工资,只是象征性懒洋洋地洒下几点零星的雨。半路上,车窗外,偶尔会有一点雨粘在透明的玻璃上,混着空气中或车身上的灰尘划出一道水痕,水痕很短,甚至连中年女司机,大概去买菜的老妇,带婴儿的年轻妈妈,提着公文包的男人,成双成对的青年男女中任何一个都倒影反射不出来;当然,我也没有被短短的水痕倒影反射。水痕好像极力保持她作为雨时的特质。而实际上,她是一道水痕,一道混入了尘埃,贴在车窗上的水痕,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透过水痕,“火车站”三个字以灰蒙蒙的压抑的天空作为背景映入眼帘,活像梵高生前的油画作品。我知道我的目的地到了,至少暂时的目的地到了。等了一会,列车晚点,但朋友总算到来,在人群里一眼认出她来,令我自己也吃惊不少,不可思议!无疑,她的再次出现,唤醒了我对她的记忆——平凡的脸;长头发,初中毕业便染黄了,穿着时尚,甚至可以说是怪异,喷浓香水;说话到激动处会把一只手臂搭在我胳膊上;当面揭我的短,却不会尴尬冷场……按理说,像我这种老实人,应该不会跟这种女孩聊得来,偏偏混的很熟,百思不得其解。就在我回忆的时间里,雨开始下起来。纤细细的、轻柔柔的、软绵绵的雨在清风中飞舞,像刚学会飞的幼鹰搏翅,像软体的海生生物浮游,像养生者耍太极……太极!我不禁想到“平衡”。为了协调,保持平衡,雨下到地面,成为湖江河海的水,水再蒸发到空中,形成云,然后又化为雨,周而复始,循环往复,这也就是雨的平衡。而我,我的人生,为了保持平衡,必然会接纳各种各样在生命中出现的人。当然生命这个命题太过于宏大,接受一个人仅仅因平衡,未免太简单、肤浅、刻薄、一厢情愿。但平衡无疑成为了当时直到现在最能说服我的理由。谁又能断言明天不会出现其他理由呢,什么都在变。风向变了,雨也会飘向别处的。

我们相互挥手、微笑、挪步靠近。现在,我已忘了当时我们寒暄什么了,只记得,她问我:“感动吗?”

我说:“当然。”

“那你怎么不哭?”她用缺乏抑扬顿挫的语气问道。

“天帮我做了”,我指指正下雨的天空“天都感动的哭了。”

“走吧。”我说。

“还有一位美女。”她眨了两下眼,不多不少两下。

“走吧。”一位女子原封不动的照搬我刚刚用过的词语向我们走来。出于礼貌,我一般都不会注视陌生人太久,我只用了填写简历的方式扫了她的朋友一眼,获取身高,相貌,体型的数据。朋友介绍她的友人叫什么来着啦?哦,知道了,当时突然来了一阵风,把她的名字吹走了。混合她名字的风吹向街道上的雨,或者随雨水自由流淌于江河间,或者滋润了谁家的迷人的花卉,或者洗礼了多少走向迷途的人……我呢,只知道我没有听清她的名字,清楚的知道。

走进小雨中,我叫了出租车,向司机讨价还价,他拒绝了。我又叫了第二辆,另一个司机直接表明前面一个不载的客他也不载。踩着地面上的积水,并淋着小雨,我终于明白:现在商家为了提高利润真是花样百出啊,而其中垄断是每个商家都用得炉火纯青的手法。无奈,我们只好上车。从拥挤的出租车内看去,雨还是下不停,雨打在各种各样疾行的车身上,打在因为白天而已关掉的路灯上,打在高大的建筑物上,打在广告牌的女郎照片上……现在想想广告的生命力真他大爷的强,正在见缝插针,无孔不入的渗入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中,不管你喜不喜欢。正像眼前这雨,不管改朝,不管换代,都会侵占渗透每一片裸露的土地,无论以何种形式。

之后,我们仨在雨中漫步,看风景,拍照。朋友的朋友总是喜欢用左手去不时的捋一下头发,而头发上粘着的晶莹剔透的水珠却不会因此掉下,甚是好看。害得我也想用手去捋一下,但我却没有那么长的秀发,也没有雨落在我头发上形成的水珠。

“风景到处都差不多,只是因同游的人不同而给了不同的错觉而已,哪里都一样。”朋友的朋友用左手捋了一下头发,微笑着说。摄人心魂的微笑,一种即使绽放在陌生人脸上依然使我欣然接受的微笑。

“哪里都一样。”我重复道,至于是在心里默念,还是低声说出口;我已完全没有印象了,只是我重复了。

我昂起头,凝视头顶的天空,看见我向雨水飘去,我们仨包括整个地面正在飞升而起,一起飘向那不可预知的空间。

我真的怀念那场雨了,那场细雨;与人物无关的怀念,仅仅是雨,没有颜色的素描的雨。



本文来源:http://www.chunyeyulu.com/sanwendaquan/3074.html

Tags:素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