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语录_励志语录_经典语录_名人名言语录_优美散文大全读后感

网站首页 散文大全 正文

情维母校

2021-02-02 散文大全 29 ℃ 0 评论
【www.chunyeyulu.com - 春叶语录网】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癸巳仲秋,一个惬意的周末,所谓白露凝珠,金风送爽,好一个凉风与秋雨结伴、黄叶与晨霜相随、蔚蓝与金色接壤的收获季节,几名道友相约赴省会长沙,晚间与数位多年未见的大学同学开怀相聚,回忆往昔峥嵘岁月,畅谈如烟城西旧事,酒酣耳热之际,大家不约而同建言回近在斯城的母校寻梦追踪。

翌日晨起,由同班密友老彭驾车从城北的湘江世纪城出发,经福元路湘江大桥至河西,沿滨江景观道南下,坐在奔驰的小车上极目张望,只见岳麓山北、湘江之滨,一座崭新的大学城巍峨耸立,蔚为壮观,湖湘教育名城、文明奥区果然名不虚传。约10时许,我们来到了位于岳麓区枫林二路139号的母校——湖南财政经济学院。阔别经年,近校情更怯,像游子归家,内心忐忑,百感交集。是日恰逢新生入学,伫立校门,只见彩带飘舞,红旗飞扬,鲜红横幅上“湖南财政经济学院欢迎你”11个大字分外显目,让我倍感亲切,仿佛时光倒回当年如初见, “岁岁迎新,今又迎新”,我遐思着,22年前同样这个时节,一个懵懂少年由父亲陪同,怀揣新奇和五彩缤纷的大学梦,操一口地道的衡阳俚语,第一次远离家乡,走进繁华都市,背负满满行囊,沿着一条羊肠小道向上奋力攀行(学校建在地势较高的望城坡上),这个无数次在我梦中出现的情景即时立体显现。

可不是嘛?时至今日,回到阔别20余年,令我日思夜想、魂牵梦萦的心中圣地,其真实鲜活呈现在我面前时,怎能叫我不感怀旧事?怎能叫我不激动如斯?忆往昔,母校的一草一木,老师的一颦一笑,学友的一动一静,可谓历久弥新、至生难忘,在这绿色的校园,我们手握春光烂漫的年华,华丽编织着人生的七彩之梦。多少年风雨浸润流岚岁月,积淀下沉沉履步;多少年峥嵘穿透纯净书声,抒写出精彩华章。多少年的拓荒播种,这里已成为一片沃土;多少年的锲而不舍,这里已成为人才摇篮。

面前极具现代感的图书馆和综合大楼交相矗立,申本过程中数亿财政资金的投入使学校软、硬件都发生了质的飞跃。“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也许是母校的变化太大,实在是太过惊人,使我简直不敢相认。白云苍狗、沧海桑田,让我徒生感慨。进得校门,顺着保安人员的指引,我们沿学院左侧的上坡路往前驶,只见人流、车流如织,熙熙攘攘、摩肩接踵,院内水泥路面两侧摆满了各式小汽车,从牌照看大多来自全省各地,外省的也有一少部分,延绵数公里,望不到边际,我们根本找不到停车位,只有继续向前,终于在离院北门不远处的山坡上捡了个车位。将车停好后,我与老彭下车沿山坡拾级而上,漫步而行,这片区域是学生宿舍区,20多年前我们所住的两栋老宿舍至今犹在,处于该区中心位置,我俩奔向现标号为8栋的老宿舍前,一眼就看见位于一楼第二间毕业时我们曾住的寝室,本想进去看看,又怕惊扰学弟们,只得在窗外瞅瞅,里边的摆设基本没变,时光仿若静止。我们徜徉于绿荫掩盖的校园,信步走到花坛,在那挺拔葱郁的水杉树下的石凳上坐下来,望着眼前匆匆走过的学弟学妹们,回想往昔时光,真叫人有恍若隔世之感。我和老彭合计着要把当年的班主任老师请出来,中午一聚,身为银行行长的他反应很是敏捷,立即掏出手机与两位老师取得了联系,约定就在学院外边的一家饭店共进中餐。

按照约定,很快我们就与两位老师在学院正大门口相遇,岁月沧桑,青丝白发,可他们都没大变,除了身态略为发福外,其他样子依然如故,60后的他俩都架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一副典型的知识分子形象。“夏中雅”(实为“亚”),操普通话仍带常德口音的第一任班主任王老师脱口就叫出了我的曾名,我急忙上前紧紧握住两位老师的手,嘘寒问暖,互致问候,言谈中了解到王老师现身为学院副院长,毕业班主任蒋老师现系中层行政骨干,我们都挺为他俩感到钦佩和自豪。

我们一行赶紧上车奔赴饭店,和自个儿从长沙市区赶来的晓龙、德来在饭店包厢会合,加上在学院留校工作的刘姓师兄和老彭亲戚共10人围坐一席。相聚在一起,作为豪放之物的酒是必不可少的了,除两位老师和老彭家3亲属外,其他人都放得较开,其中包括不善饮酒的我,我与刘师兄喝啤酒,其余的都喝白酒。个人独爱啤酒,除酒量有限外,还因啤酒入口的味道虽然有点苦涩,但你轻轻让它流淌过舌尖,再细细地品味,舌尖上就仿佛盛开了一朵清芬的花,让人沉醉。 刚开始我还算矜持,有言在先“酒不喝,是我本人不讲感情;喝高了,是兄弟们不讲感情”,喝到一定程度,可由不得我说了,很快一瓶见底,接着二瓶见底,在敬酒和被敬中轮回,觥筹交错中不觉第三瓶也所剩无几,此时此刻,我眼神迷离,已是醉了,话特别多,但精神状态尚佳。最后在王院长的提议下大家喝杯团圆酒尽兴而散。

饭后,长沙的晓龙和德来提出再去学校转转,我欣然应允,于是登车又赴学校,由蒋老师作陪,我们师生5人从正大门入,沿校园水泥路步行而上,边走边聊有关学院的历史现况,学院前身是1933年创办的“厚生会计讲习所”,历经合并、调整、更名,相继改为湖南厚生会计学校、湖南省财会学校、湖南财经专科学校、湖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 2010年3月经教育部批准,湖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升格为普通本科院校,更名为湖南财政经济学院。学院与正在建设中的长沙西湖文化公园、梅溪湖毗邻而居,枫林二路、金星大道和正在建设中的地铁二号线为学院提供十分便利的交通条件。校园依山而建,绿树成荫,花团锦簇,高低起伏,被誉为省级“园林式单位”,确是莘莘学子理想的求学之地。

我们首先来到新教学楼前,在2004年我们毕业十周年际,为母校捐赠的刻有“难忘师恩”四字的大石碑前驻足留影。在校训“正德、厚生、经世、济用”八个隶书大字前沉思感怀。最后登临老教学楼南栋四楼,在当年我们91级农税班的教室里,与正在刻苦学习的学弟学妹们交流,尔后我们4位老同学站在黑板前留念,悠悠回味过去的葱茏青春岁月……

细细回顾这次长沙母校行,抚今追昔,思绪万千,也感慨万端!!感谢上苍赐予我机会,又回到了菁菁校园,与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重逢并相聚,携手睡在下铺的兄弟,重走校园路,重闻早桂香,重温旧时梦,真是一种难言的幸福;感谢几位长沙株洲同学的盛情相待和热心帮助,让我完成了情感大爆发。“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诗人艾青的名句最能表达我此刻的情感。“感恩的心,感谢命运,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歌坛长青树欧阳菲菲的歌声忽在我耳际响起,是啊!如果没有财专,就没有我们财会人幸福的今天;如果没有财专,就没有今日我们的一切。

记得国内旅游业有句行话“去乌镇怀念,到凤凰发呆”,这次回到母校,不仅发了呆,也怀了念,怀念终将逝去的青春,也许是看了赵薇执导的电影处女作《致青春》后,勾起我心灵深处的那根琴弦,触摸了我内心最柔软处。“青春就是用来怀念的”,我不禁喃喃自语起来……“回首来时路,关山千万重”,确实,从母校毕业至今近20年,经历了太多太多,不惑之年重归校,老夫聊发少年狂,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So young!So cool!So bright!

“些小吾辈昔学子,一枝一叶总关情”!母校是我灵魂的开始,也是我灵魂的归宿。难忘师恩,感恩母校!在共和国第29个教师节到来之际,我在心中默默祝愿母校年年桃李、岁岁芬芳,更加兴旺发达、绚丽辉煌,祝福我们的老师及天下老师们健康、平安、幸福。

[喜迎校庆情系母校]情维母校位置:>>>[喜迎校庆情系母校]情维母校2017-05-13 11:36 | 作者: | 点击:44...

篇一 : 情维母校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癸巳仲秋,一个惬意的周末,所谓白露凝珠,金风送爽,好一个凉风与秋雨结伴、黄叶与晨霜相随、蔚蓝与金色接壤的收获季节,几名道友相约赴省会长沙,晚间与数位多年未见的大学同学开怀相聚,回忆往昔峥嵘岁月,畅谈如烟城西旧事,酒酣耳热之际,大家不约而同建言回近在斯城的母校寻梦追踪。

翌日晨起,由同班密友老彭驾车从城北的湘江世纪城出发,经福元路湘江大桥至河西,沿滨江景观道南下,坐在奔驰的小车上极目张望,只见岳麓山北、湘江之滨,一座崭新的大学城巍峨耸立,蔚为壮观,湖湘教育名城、文明奥区果然名不虚传。约10时许,我们来到了位于岳麓区枫林二路139号的母校——湖南财政经济学院。阔别经年,近校情更怯,像游子归家,内心忐忑,百感交集。是日恰逢新生入学,伫立校门,只见彩带飘舞,红旗飞扬,鲜红横幅上“湖南财政经济学院欢迎你”11个大字分外显目,让我倍感亲切,仿佛时光倒回当年如初见, “岁岁迎新,今又迎新”,我遐思着,22年前同样这个时节,一个懵懂少年由父亲陪同,怀揣新奇和五彩缤纷的大学梦,操一口地道的衡阳俚语,第一次远离家乡,走进繁华都市,背负满满行囊,沿着一条羊肠小道向上奋力攀行(学校建在地势较高的望城坡上),这个无数次在我梦中出现的情景即时立体显现。

可不是嘛?时至今日,回到阔别20余年,令我日思夜想、魂牵梦萦的心中圣地,其真实鲜活呈现在我面前时,怎能叫我不感怀旧事?怎能叫我不激动如斯?忆往昔,母校的一草一木,老师的一颦一笑,学友的一动一静,可谓历久弥新、至生难忘,在这绿色的校园,我们手握春光烂漫的年华,华丽编织着人生的七彩之梦。多少年风雨浸润流岚岁月,积淀下沉沉履步;多少年峥嵘穿透纯净书声,抒写出精彩华章。多少年的拓荒播种,这里已成为一片沃土;多少年的锲而不舍,这里已成为人才摇篮。

面前极具现代感的图书馆和综合大楼交相矗立,申本过程中数亿财政资金的投入使学校软、硬件都发生了质的飞跃。“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也许是母校的变化太大,实在是太过惊人,使我简直不敢相认。白云苍狗、沧海桑田,让我徒生感慨。进得校门,顺着保安人员的指引,我们沿学院左侧的上坡路往前驶,只见人流、车流如织,熙熙攘攘、摩肩接踵,院内水泥路面两侧摆满了各式小汽车,从牌照看大多来自全省各地,外省的也有一少部分,延绵数公里,望不到边际,我们根本找不到停车位,只有继续向前,终于在离院北门不远处的山坡上捡了个车位。将车停好后,我与老彭下车沿山坡拾级而上,漫步而行,这片区域是学生宿舍区,20多年前我们所住的两栋老宿舍至今犹在,处于该区中心位置,我俩奔向现标号为8栋的老宿舍前,一眼就看见位于一楼第二间毕业时我们曾住的寝室,本想进去看看,又怕惊扰学弟们,只得在窗外瞅瞅,里边的摆设基本没变,时光仿若静止。我们徜徉于绿荫掩盖的校园,信步走到花坛,在那挺拔葱郁的水杉树下的石凳上坐下来,望着眼前匆匆走过的学弟学妹们,回想往昔时光,真叫人有恍若隔世之感。我和老彭合计着要把当年的班主任老师请出来,中午一聚,身为银行行长的他反应很是敏捷,立即掏出手机与两位老师取得了联系,约定就在学院外边的一家饭店共进中餐。

按照约定,很快我们就与两位老师在学院正大门口相遇,岁月沧桑,青丝白发,可他们都没大变,除了身态略为发福外,其他样子依然如故,60后的他俩都架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一副典型的知识分子形象。“夏中雅”(实为“亚”),操普通话仍带常德口音的第一任班主任王老师脱口就叫出了我的曾名,我急忙上前紧紧握住两位老师的手,嘘寒问暖,互致问候,言谈中了解到王老师现身为学院副院长,毕业班主任蒋老师现系中层行政骨干,我们都挺为他俩感到钦佩和自豪。

我们一行赶紧上车奔赴饭店,和自个儿从长沙市区赶来的晓龙、德来在饭店包厢会合,加上在学院留校工作的刘姓师兄和老彭亲戚共10人围坐一席。相聚在一起,作为豪放之物的酒是必不可少的了,除两位老师和老彭家3亲属外,其他人都放得较开,其中包括不善饮酒的我,我与刘师兄喝啤酒,其余的都喝白酒。个人独爱啤酒,除酒量有限外,还因啤酒入口的味道虽然有点苦涩,但你轻轻让它流淌过舌尖,再细细地品味,舌尖上就仿佛盛开了一朵清芬的花,让人沉醉。 刚开始我还算矜持,有言在先“酒不喝,是我本人不讲感情;喝高了,是兄弟们不讲感情”,喝到一定程度,可由不得我说了,很快一瓶见底,接着二瓶见底,在敬酒和被敬中轮回,觥筹交错中不觉第三瓶也所剩无几,此时此刻,我眼神迷离,已是醉了,话特别多,但精神状态尚佳。最后在王院长的提议下大家喝杯团圆酒尽兴而散。(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饭后,长沙的晓龙和德来提出再去学校转转,我欣然应允,于是登车又赴学校,由蒋老师作陪,我们师生5人从正大门入,沿校园水泥路步行而上,边走边聊有关学院的历史现况,学院前身是1933年创办的“厚生会计讲习所”,历经合并、调整、更名,相继改为湖南厚生会计学校、湖南省财会学校、湖南财经专科学校、湖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 2010年3月经教育部批准,湖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升格为普通本科院校,更名为湖南财政经济学院。学院与正在建设中的长沙西湖文化公园、梅溪湖毗邻而居,枫林二路、金星大道和正在建设中的地铁二号线为学院提供十分便利的交通条件。校园依山而建,绿树成荫,花团锦簇,高低起伏,被誉为省级“园林式单位”,确是莘莘学子理想的求学之地。

我们首先来到新教学楼前,在2004年我们毕业十周年际,为母校捐赠的刻有“难忘师恩”四字的大石碑前驻足留影。在校训“正德、厚生、经世、济用”八个隶书大字前沉思感怀。最后登临老教学楼南栋四楼,在当年我们91级农税班的教室里,与正在刻苦学习的学弟学妹们交流,尔后我们4位老同学站在黑板前留念,悠悠回味过去的葱茏青春岁月……

细细回顾这次长沙母校行,抚今追昔,思绪万千,也感慨万端!!感谢上苍赐予我机会,又回到了菁菁校园,与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重逢并相聚,携手睡在下铺的兄弟,重走校园路,重闻早桂香,重温旧时梦,真是一种难言的幸福;感谢几位长沙株洲同学的盛情相待和热心帮助,让我完成了情感大爆发。“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诗人艾青的名句最能表达我此刻的情感。“感恩的心,感谢命运,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歌坛长青树欧阳菲菲的歌声忽在我耳际响起,是啊!如果没有财专,就没有我们财会人幸福的今天;如果没有财专,就没有今日我们的一切。

记得国内旅游业有句行话“去乌镇怀念,到凤凰发呆”,这次回到母校,不仅发了呆,也怀了念,怀念终将逝去的青春,也许是看了赵薇执导的电影处女作《致青春》后,勾起我心灵深处的那根琴弦,触摸了我内心最柔软处。“青春就是用来怀念的”,我不禁喃喃自语起来……“回首来时路,关山千万重”,确实,从母校毕业至今近20年,经历了太多太多,不惑之年重归校,老夫聊发少年狂,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So young!So cool!So bright!

“些小吾辈昔学子,一枝一叶总关情”!母校是我灵魂的开始,也是我灵魂的归宿。难忘师恩,感恩母校!在共和国第29个教师节到来之际,我在心中默默祝愿母校年年桃李、岁岁芬芳,更加兴旺发达、绚丽辉煌,祝福我们的老师及天下老师们健康、平安、幸福。

篇二 : 情牵母校

早晨,天刚朦朦亮,宿舍里的同学,从床上爬起来,洗脸,刷牙,脚步声咚咚响,忙过之后,就奔教室坐在冰凉的硬椅子上,伏在桌上埋头读书,直到屁股坐麻了,才站起来,在周围走来走去,嘴里还默念着刚背诵的单词,仿佛,这个世界,只有书本。

学校刚建校不久,学生除了应对高考,还要按时参加建校劳动。学校的书记老是一本正经,板着面孔,说得夸张一点,在学校两年,没见过他的笑脸。他个头不高,黝黑的脸色,脸型有点四方,短发,他那帽子很旧,灰不灰,紫不紫,帽檐经常压得很低,一双深邃冷峻的眼睛,他那眼光里象藏着钢针,使你不敢与之对视。

他上衣是旧的中山装,左胸衣盖已经皱成卷,黑色的钢笔头别在那里,一双发黄白,却很干净的解放鞋,他走路时,挺直了腰,背着手,慢慢踱步,一副干部摸样。

校长是个人未到,声音先到的粗犷豪放嗓门洪亮的人,他身材魁梧,脑袋像个肉蛋,头发剪得精短,象毛刷上的毛,齐整整的,那双发黄的眼睛遮着一幅花镜,脖子很粗,下巴几乎看不到了。

因为刚建校,学生住宿条件很差,就是一间大空房间里,三四十人住在一起,那床是木板拼成的,人挨人住在一起,一到晚上,吱吱呀呀只响,甚至翻身也会有动静,等熄灯的铃声响过,很久,人进入梦乡,才听不到那吱呀声了。

刚开学不久,冬天的使者,雪花们轻轻飘来,冬天很冷,每天从宿舍到教室,要经过一个很浅的水洼,每天早晨,那个地方总是吸引我的目光,水面结成薄薄的一层冰,不知谁用土块砸了,旁边有许多大小游动的气泡,象活着一样,来回游动。(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其他的同学也来玩,尤其下课的时候,一群群的男生,捡来土块,石块,对着薄薄的冰面砸下,土块石块浸到水里,空气也进到水里被没破的冰面挡住,来回游动,漂亮极了,他们发神经一样,看着气泡拍手笑。

一个周末的晚上,其他同学都回家了,我家离得最远,回不了家,一个白天住三四十人的大房间,就剩我一个人住,感觉孤寂落寞空旷,我也想回家,可回不去。

晚上,我把书拿到宿舍,搬来个椅子,把书放到大床的边缘,借着室内昏暗的灯光,读起书来。

“屋里有人吗?”

一个熟悉的大嗓门冲击我的耳鼓,我回头看时,一个身材魁梧的人推门而入,冷风袭来,灯光晃悠几下,那人的眼镜片,闪烁着光亮,那不是校长吗?

我忙不迭站起,去迎接校长。他像墙似的堵在门口,他环视一下寒意逼人的空旷的大屋,又把眼光移到我身上。

“同学,就你一个人没回去吗?”

我点点头,不错眼珠地看着他。

他走到炉子旁,觉得炉子不旺,便对我大声说

“不冷吗?去弄些块煤,就说我让的”

他声音粗犷,但我听出来是关心的味道,我手脚冰凉,赶忙掷下手中的笔,拎起撮子,撞出门外,不一会,便气喘吁吁地回来了。

校长弯腰很费劲,依然低头在那里用炉钩子勾火。炉钩子从底下勾着,一缕又黑又浓的煤烟裹着一条火舌,忽地喷出,那火舌不由分说飞吻了校长一下,忽地又缩了回去,校长吓了一跳。

那股烟,迅速窜到屋顶,弥散开来,炉火一下子烧旺了,那火的笑脸闪着跳动的光芒,照在我的脸上。

“校长,我来吧”

他说:“你把煤填里,多填点”我看着他镜片后的眼睛,把撮来的块煤往炉子里一倒,炉火哔哔啵啵地响起来,像一阵急骤的乐声,炉火越烧越旺,像一列就要从身边疾驰而过的列车。

过了一会儿,屋子暖和多了,校长嘱咐几句:“晚上早点睡,啊,门关严了,别冻着,用木块把门顶上”

他的声音还在耳边响着,人已经从门口出去,闪过窗户,消失了。

一场风雪过后,天气愈加寒冷,从宿舍到教室要倒着走,不然,北风象柳条抽着脸,很疼。

深冬的一个夜晚,我回到宿舍,发现大床上多了一个新行李,我正纳闷,新转来同学吗?大伙陆续回来时,也纷纷议论,只见学校的书记,那个两年没看到笑脸的书记,也来体验生活吗?书记走到行李旁,说那行李是他的,他要和大伙住一个星期,体验学生生活。

书记亲自体验生活,挨最近的是何革。何革团脸,眼窝深陷,脸上长着白癣,另一边是赵华,爱穿肥大的衣裤,裤子肥得裤裆能放进一只猫,他的脸略长,白皙细嫩,像女人的肤色。平时他的眼睛没有光泽,可一旦有事,象点亮的小灯,放出光泽来。

书记脱鞋爬到床上,铺开被子,将旧袜子拽下,掖到褥子下面,扭脸问何革:“怎么样,不习惯,苦点是吧”

何革翻翻眼珠,掂量怎样回答书记的话好呢,他脸上微笑着:“还行,挺好,就是有点冷,冻人”

赵华接着说:“学习就是吃苦”

书记轻轻点头,他说,学习不能怕吃苦,他讲他那时学习,条件还不如现在,不吃苦就没有甜,那时什么都困难,住宿是上下铺,没炉子取暖,不过还是咬牙挺着不是,古人说,头悬梁,锥刺骨吗,他讲着讲着,兴奋异常,脸上浮出久违的笑意,我想,原来书记也会笑。

屋子很冷,有几个男生披着大衣来听着,凑热闹,有人嘀咕,现在住宿,晚上冰凉不愿睡,早晨被窝热了不愿起来”

大伙你一言,我一语,书记讲完,听大伙议论,思索起来。书记住了一个星期搬走了,果然,不久,后面有火炕的女生宿舍被腾出一些房间,男生欢天喜地,搬了过去。

我们再看到书记和校长,书记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我们仍感到亲切;校长威严,但我们仍感到慈父一样温馨。

本文来源:http://www.chunyeyulu.com/sanwendaquan/3207.html

Tags:母校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