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语录_励志语录_经典语录_名人名言语录_优美散文大全读后感

网站首页 散文大全 正文

忆老父

2021-02-03 散文大全 16 ℃ 0 评论
【www.chunyeyulu.com - 春叶语录网】

一世清贫一世仁,一生弥陀访道真。一笔飞墨人堪羡,一语惊言智慧深。一怀慈爱成追忆,一路相望游子音。一曲离殇蓬莱去,一任真灵伴行云。一字一句一回首。耄耋身影梦里寻!

与吾乐道游

那年,我像一只南迁的孤雁,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家乡和年迈的父母。

曾无数次在梦中看见父亲憔悴的身影,曾经无数次彻夜难眠,悄悄的泪如雨下,只为那屈指可数的相见。他善良,聪明,朴实,时尔邋邋遢遢,幸尔有母亲最贴心的爱护

端午节前,浓浓的粽香载着沉重的心情,我回去看了他。病床中,那枯廋的身形,痛的我无法呼吸。。。生活啊生活!让我没有选择,一曲《钗头凤》让离别倍觉悽凉,泪水已浸湿了手中的车票,车徐徐的开走了,我的心也碎了

那年七夕,楚楚秋风满含刻骨离殇从家乡徐徐吹来。或许眼泪早已流干,或许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我只是呆呆傻傻,面无表情,不知所措。。。想到他往日沉默的疼爱,想到他毫无保留的付出,想到他怒不可厄的隐忍。当我在次出现在家门口时,眼前的一幕已再也不堪回首。

父亲用辛酸的纸章折叠成一千只纸鹤用深远的目光送儿女们平安远航。父亲是别墅下坚实的基石,用厚重的沉默挺起着四季的幸福。父亲的叮咛是旷谷的回音,声声悽婉,久久回荡。我停靠在时光的驿站,徐徐回望,视野渐渐模糊,泪已蹒跚

一直善解人意的老父亲,他安静的离开了,不去打搅任何人。若您天堂有知,原谅女儿没能陪您最后一程。在那遥远的天堂,是否也飘着家乡那迷人而又亲切的雪花。

到底是清明的雨多,还是清明情结的奈何。滂沱的大雨伴着声声春雷,时而切切,时而咄咄。不知它们在诉说着什么?是生死两茫茫的惆怅!还是心有不甘的感慨!岁月无情痛彻心扉的离别,最终化作松涛月影下的孤冢,一声叹!无语对苍天;可无憾!孤身只影在天边,一杯浊酒雨翩跹。

忆老父

人总有生辰,然后八字定,而父亲大人何时生人向来是一笔糊涂帐。不是祖母记性不好,生儿之痛怎能忘记,只是其中自有隐情。可怜吾父因本家贫苦娃多,出生即被生母送与养母。这些事情本人不提,晚辈自然很难知晓,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无意中发现一封尘封多年的家书,此事才恍如隔世般呈现出来,是的!老父本姓“庄”,庄周之“庄”。

父亲身体硬朗的时候,有闲空就喜欢逗父亲讲讲他自己父母的家庭、还有小时候的事情,父亲不是太爱讲话,碰到情绪好时,也喜欢回忆一些往事,比如,他的父亲是一个“银匠”,就是那种走街串巷帮人打造翻修银器和首饰的匠人,靠手艺吃饭,吃穿自然不愁。在父亲的记忆里,小时候家里时常也会摆放一些旧“鼎”、“陶俑”之类的东西(现在叫文物),或许爷爷也会做一些古玩买卖,这么说来,爷爷可是一个早期的文物收藏家了。这些事情都发生在抗战后期的大荔朝邑——紧邻黄河西岸的一个小村镇,也是父亲的生养之地。虽然父亲的真实生辰年月已难以考据,但是一些信息表明,父亲大人生于壬申年农历八月十五前后,这么说来,今年老父将满八五。

朝邑虽是小村镇,但地处渭河和黄河汇聚的三角地区,往来船运码头林立,人流熙熙攘攘如织,是兵家必争之地,因黄河决口,侵华日军未能侵入黄河西岸,朝邑也得以免遭蹂躏,大量的国军屯兵朝邑,一时间,小村镇倒是更加热闹非凡,父亲就是在这个时候,接触到了棒球(旧时称垒球)运动,也许是缘份,父亲很快掌握了投手的绝技,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经常和国军在同一赛场竞技,自然异常醒目。据老父说,如果不是爷爷把他从队伍中拉出来,他已经从军打仗了,但是,命运并未将他推上战场,随着解放战争的结束和新中国的成立,父亲很快走入了高等学府,开始了新中国的建设。

由于有垒球的运动天份,父亲有机会选择进入了兰州西北师院体育系,曾创造四百米兰州纪录。一九五四年体育系被整体搬迁至西安小雁塔西侧,成立后来的西安体育学院。一九五六年毕业时,父亲是唯一的学生党员,配合校方分配同学到各个工作岗位,可是最后剩下他一人没有去处,这时候院长给陕西师范大学校长办公室打了个电话,没多久校长开着吉普车就把他接走了,走时校长问他行李在哪里,父亲提着一个装盆子的网兜说,就是这些了。那年月新中国刚成立不久,百废待兴,缺少干部,父亲又是学生党员,自然用人单位欢迎,就这样父亲成为陕西师范大学体育系一名教师。接着,一九六〇年成立陕西中医学院附属医院(现在升格为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父亲服从组织分配,被调往咸阳担任附属医院筹建小组,并担任第一任院长秘书,开始了在陕西中医学院的工作生涯,在这里也结识了我的母亲,也是父母长期生活、学习、工作的地方——我美好的家。

父亲和母亲是一九五六年结婚的,那时,父亲刚到陕西师范大学工作,按年龄母亲只有十八岁,据母亲说,父亲家里穷,也没制备什么像样的结婚物件,全靠母亲家里准备。由于外婆(但是千万不敢在外婆面前这么叫她老人家)只有妈妈一个独女,父亲每次探家都在妈妈家住,因此,我的老家也就是外婆的家。当然,婆对爸爸那是太好了,印象里,爸爸每次探亲回来,早上起的很晚,直到我婆煮好荷包蛋,才让我喊醒爸爸,我们孩子们都有些嫉妒,父亲肯定过了一段非常舒心的日子,但他也非常感激我婆,总惦记着她老人家的好处。父亲不但对外婆尊敬,对自己的养母和姐姐(姑妈)都有很深的感情,听说姑妈在父亲刚出生没有奶水的情况下,硬是自己用一口一口嚼碎的食物把父亲养活,所以爸爸对姑妈心存养育之恩。我印象里,姑妈在世的时候,父亲每次回家探亲,都会带上孩子们去探望姑妈和姑父(一个姓“紫”的人家),还有令我印象深刻的住处——“地窨”(一种黄土高原特有的地下住宅建筑)。

父亲总是那么清瘦,除了先天体格的原因之外,也与曾经在人事科工作,经常外出搞人事调查、得过胃病有关,所以人整个显得异常清瘦,但却精神矍铄,在我的印象里,父亲一生都保持着偏瘦的体型,但也因晚年太瘦、体力储备不足而吃了不少苦头。

父亲长期在陕西中医学院工作,历任学院人事科科长、中药系党总支书记、针灸系党总支书记,工作务实,从不假公济私,待人诚恳,绝无损人利己,尤其喜欢和年轻人一起工作,总是关注、培养、提携年轻干部,经常为年轻人的工作和入党问题积极奔走,深受周围年轻人喜爱。但是,对待自己孩子的工作问题,父亲从来没有利用职权从中给予关照,以至于母亲对此颇有微词,稍有怨气。如果说对哪个孩子的工作向组织上提过要求,那就是我调回中医学院骨科工作的事情,肯定着实令他老人家难堪,也是我终身内疚之事。

在孩子们的印象里,父亲话语不多,但绝不是一个无趣的人。人生的很多第一次都是父亲给我或者和父亲一起经历的,比如,得到的第一挂春节鞭炮,第一次吃到的饼干,第一次知道有香蕉这种水果,第一根吃到的“劳动牌”豆沙冰棍,父亲还让我一起经历了文革后第一次高校教授授予活动,还有,跟着作为教练的父亲参加高校篮球联赛等等,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回忆。当然,父亲也让我知道了什么是严格,什么是惩罚,什么是勇敢,什么是关爱。记得小学贪玩儿,不好好读书,被父亲发现后,也没少挨过巴掌,这些都是每个孩子们成长中的美好记忆。通过一件件、一桩桩事例,父亲教会了孩子们如何规规矩矩做人、做事的道理,是孩子成长中的良师益友。

九四年,父亲和母亲终于从工作岗位上退休,回到了汉村老家,过上了可以说是这一生最舒心的二十年。母亲凭借着出色的医术继续悬壶济世,父亲协助母亲抓药理家,虽说异常辛苦,但老两口在一起相互照顾,忙碌而不失清静的田园生活让孩子们也觉得羡慕。父母不但不靠儿女照顾,还能给儿孙补贴一些生活和学习费用,实在令人尊敬和佩服。

可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随着年事渐高,父亲身体情况每况愈下,渐渐变得衰弱,最后生活终不能自理。看到父亲躺在病床上的身躯一天天瘦小,亲人们内心也充满了无比的怜爱和巨大的恐慌。虽说人不可永远活在世间,但是对于孩子们来说,父亲不在了,可就是个没有爹的孩子啊!



本文来源:http://www.chunyeyulu.com/sanwendaquan/3226.html

Tags:老父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