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语录_励志语录_经典语录_名人名言语录_优美散文大全读后感

网站首页 散文大全 正文

又是油菜花黄时

2021-02-09 散文大全 52 ℃ 0 评论
【www.chunyeyulu.com - 春叶语录网】

周末,朋友来信说:“再不来汉阴,油菜花就谢了。”

我已有几年没看见油菜花盛开的壮景了。今年可能还会遗憾地错过。

“物以稀为贵”,所以,油菜花就是十足的下里巴人的花。真的,还没见过有哪种花像油菜花这样绵延数十里,一大片一大片地向前铺展延伸,那种气势,大有独占鳌头、披金带甲,染黄整个春天之雄威。

出生在月河川道的我,童年都是在故乡大同度过的。后来求学时所学的专业又是农学,参加工作后,就理所当然地成了一名农业技术推广员。因而对油菜花的感知犹如熟悉自己的名字一样。即使几年不见,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出她俊俏的模样儿。

小时候,特别喜欢油菜花开的季节。那时,房前屋后,河畔山坡,到处都是金灿灿的花海。倒是白墙青瓦的村庄,河岸垂青的杨柳成了花海里的点缀。整个花期,满眼都是明媚的春色,空气里到处弥漫着浓浓的香甜的味道。我虽是女孩,外表看起来也很瘦弱,但骨子里却很浪野,经常和村子里的小伙伴在田野里嬉戏、追逐、捉蝴蝶。有时为了捉到一只漂亮的蝴蝶,会一路跟着蝶儿跑到油菜地里,全然不知油菜花在授粉期,撞落了花粉是会影响油菜产量的。常常乐此不疲,尽兴忘了归路。

记得当时我们还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那天我们疯累了,躺在油菜地边休息。这时一个熊孩子说:“嫩油菜秆是甜的,好吃得很。我们来吃吧。”然后带头折了一段油菜秆,掐下顶上那一簇或开未开的花儿,剥开皮,津津有味地吃起来,还分给每个小伙伴一截品尝。我们尝了一口,还真是甜的。于是,几个熊孩子开始放开手脚折油菜秆,大吃起来。不一会儿,地上就扔了许多花。就在我们美滋滋地享受着美味时,这块地的主人——我喊四婆的,下河洗衣服给发现了。后来才知这是她家唯一的一块自留地啊!四婆看着一根根没了脑袋的光秃秃的油菜秆和地上狼籍残黄的花朵、杆皮和残渣,又气又悲,心疼的眼泪都掉了下来。当时,我们吓傻了,我们并非有意,只知好吃,并不知道自己所做带来的严重后果。四婆心善,念及我小,清楚若被爸妈知晓,必定一顿饱打。在数落了我们一番之后,只悄悄地告诉了我爷爷,我才躲过一劫。但自此,我再也没干过那样的傻事了。

印象中,我的童年就是在这浓浓的花香和田野间的疯跑中度过的。

说来有些惭愧,小时虽十分喜爱油菜花,却从未真正把她当做花去爱、去欣赏。我可以欣喜地采下路边不起眼的无名野花,拿回家,找最漂亮的玻璃瓶洗净,把花插在里面养着,慢慢欣赏。却对满眼金色的油菜花熟视无睹。不管我们在不在意,把她是否当做花来看待,她都不理会,该开时还是会开。化用仓央一句诗:你爱,或者不爱我,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后来,读到了南宋诗人杨万里的《宿新市徐公店》绝句:“篱落疏疏一径深,树头花落未成荫。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那一幅乡村田园,菜花盛开,群童逐蝶的美好画卷便呈现在眼前,我就想,总有一天,原野尽带黄金甲的盛景会由下里巴人向阳春白雪华丽转身的。

随着物质文化水平的日益提高,旅游业以势如破竹之态迅猛发展,以田园风光为引领的生态旅游倍受人们青睐。尤其是汉阴成功举办“油菜花节”后,这个曾不起眼的、被人们遗忘的、上不了台面的油菜花摇身一变成了“花仙子”,终于迎来了她扬眉吐气的一日。每到油菜花盛开的季节,人们千里迢迢从繁华都市里赶来,一睹万亩油菜花竟相绽放的壮观景象。腾讯新闻还报道说南昌铁路局的俊俏“高姐”们也禁不住满园春色,被油菜花从“和谐号”纳进自己的怀抱。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菜花满金州。

紧紧张张的忙着其它俗事,错失了今年的油菜花季,留下360天的遗憾。翻开旧年的存照,还是那样的清新可人,含娇俊态,醉笑春风。我忽然明白,这金黄灿灿的油菜花其实一直就在我的身边,虽未置身今春的花海里,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因为没有什么花能比油菜花使我有更多体验和了解。大名鼎鼎的刘禹锡不是也有菜花盛开,刘郎又来的豪放么?

其实,这些年来,她一直就盛开在我的心底啊!

又到油菜花黄时

难得一个清闲春日的周末,又逢晴好,不容辜负,然而之前去处选择良多,颇费思量,最终我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放弃了自驾赏梅和烧烤的诱惑,骑车四十余公里去黄南看油菜花,听说周末是黄南村的油菜花节,心想都弄成节了,想必已是颇具规模,或值得一探。  孟子曰: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村长觉得孟子曰的对!于是临行前晚照例是在朋友圈发帖诱惑同好同往,须臾间收获欲驱车同行的吃货留言一大堆,而愿意一同骑车前往的最后只募得剑池梅兄一人。

说起油菜花,江西婺源、青海青海湖两地算是远近闻名的“观花圣地”,以前曾经颇为神往,然青海湖太远,凑那么多时间去看花显得奢侈而不现实;婺源虽近,但是陆续去过的朋友回来莫不头摇的像拨浪鼓:“花是不错,就是名气过大,游人实在太多,人山人海的,虽然也看到了花,但实在不是滋味,劝你还是别去了!”听得多了,去的欲望也就渐渐消失了。然而,每每想到春天,脑海中映出最多的还是那一片片金黄。

周末起了大早,按时赶到约好的地点汇合,梅兄临时竟又招募了两个新手一起骑行,于是四人浩浩荡荡直奔黄南。

沿途道边的桃花、梨花开的正艳,田野里的青草间点缀着一簇簇粉红色的草紫花,间或也有几丛黄灿灿的油菜花地略过,但都没有令我们停驻,因为我们知道,即将到达的地方,会有更大片耀眼的金黄。因高速已经通车,旧省道上的过往车辆变得稀少,渐渐的适合起骑行来,一路上春风拂面而来,春日的暖阳不温不火,骑行的甚为畅快,路上还偶遇一大波骑友同往,心情自然大好。

到达查田镇已近晌午,用了友人安排的午饭,稍作休恬,一行五人(路上又捡一个)便迫不及待的骑车扑向那片花海。临近黄南,沿途车辆越来越多,令原本就不宽敞的旧省道变得特别拥挤,看样子都是奔着那片金黄的花海去的。近年来政府日益重视环境,治村治水已初见成效,各处乡村变的越来越漂亮,乡村游忽然就火红了起来,一个小小的村镇油菜花节就有这么旺的人气就可见一斑。到了黄南路口,众多的车辆已经拥堵的寸步难行,沿途可见许多的交警叔叔在疏导交通,大部分人都下车开始徒步前往,望着停滞不前的车流和熙熙攘攘的步行者,我们这一伙骑着车在车流人流中鱼一样的肆意穿行,那种自由自在的优越感真不是普通人可以感同身受的。

得意间,须臾已到黄南村,人流愈见拥挤,最终终于密集的连自行车都堵上了,让我想起了朋友说的婺源……,说实话,虽然主办方颇费心思组织了许多活动,还在花田间地头扎了不少造型各异的稻草人之类吸引人气,但作为主打戏的那片油菜花地给人感觉还是略显局促。

然而,既来之,则看之。油菜花地在村的尽头,我们绕过人流沿着村中小道直奔花海深处。穿行在花海中央的小径上,放眼四周俱是金黄颜色,晃的人眼花,还是颇为壮观的;花海中设置了很多小径,时不时的从深处冒出几个游人;花丛中,悠闲的蜜蜂无暇顾及熙熙攘攘的游人,顾自忙着采蜜……

大凡文章,行文至此,如若不穿插点古诗古词之类装点一下门面,会显得作者没深度、没品位,于是搜肠刮肚,试图回忆起某首描写油菜花的古诗也凑合着附庸风雅一回,然思索良久只得一句“满城尽带黄金甲”,却是描写菊花的诗,不得已求助百度,发现描写油菜花的诗词竟然很少,勉强搜索到几首,细读之下也觉强差人意。

如清乾隆皇帝的“黄萼裳裳绿叶稠,千村欣卜榨新油。爱他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

唐刘禹锡的“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

宋杨万里的“篱落疏疏小径深,树头花落未成阴。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

几首诗虽然都提到了油菜花,也颇具意境,但是实际都没有描写到油菜花海的壮观景象,油菜花在诗中成了春天的小点缀、小背景,相形之下,着实难以直抒胸臆!或许大多古人吟诗作词都喜欢托物言志,如颂梅可比清高;吟兰可吹儒雅;写松可衬胸骨;咏菊可表归隐之意;而油菜花,在诗人眼里只是俗物吧,难登大雅之堂,是以难占诗词文赋一席之地,除了偶尔零星出场客串背景表达一下春景,实在没有浪费笔墨的意义。又或者,这些诗人,包括贵为帝王的乾隆爷,也许从来就没见过这大片大片金黄花海的震撼场景,是以激发不出诗情画意。

倒是近代有个叫孙犁的作家,写了首名为《菜花》的诗作,颇为应景:"凌寒冒雪几经霜,一沐春风万顷黄。映带斜阳金满眼,英残骨碎籽犹香."

好一句“一沐春风万顷黄”,才是真真确确写出了油菜花海的意境和气势,原来油菜花,是以量取胜的花,一株油菜花,也许婉约了点,但是“千顷万顷”,它的绚丽气势就出现了。印象中,还真没有一种花,能像油菜花般肆意的主宰春天的颜色了,那大片大片的金黄,肆无忌惮的铺满了整个田野,当某个晴好的春日午后,你一个人行走在油菜花海之中,头顶是湛蓝的天空和飘逸的白云,古老的廊桥下,清澈的河水中,肥美的鳟鱼自由的游弋,河的两岸,除了金黄,还是金黄,恍惚间,整个花海忽然美的梦幻而奢侈,令人目呆口呆,无数的感慨瞬间失语,变成屏不住的呼吸,时间似乎也在刹那间停滞了,一分一秒的堆砌着天长地久。恍惚间,我似乎又回到了童年,我在花海中的小径奔跑着,花海的尽头,年迈的外婆在张开双臂等着童年的我投怀入抱,而我身后,那头扎着可爱的小朝天辫的年幼的小妹,手拿着风车一路撒娇一路小跑追逐着我……

望着这大片耀眼的金黄,我仿佛忽然如梦初醒,对啊,这就是春天了!春天有其冷漠的一面,比如春雪;有其缠绵的一面,比如春雨;有其暧昧的一面,比如春风;有其诡异的一面,比如春梦;而春花,则成就了春天的婉约和绚丽。

本文来源:http://www.chunyeyulu.com/sanwendaquan/3394.html

Tags:花黄又是油菜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