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语录_励志语录_经典语录_名人名言语录_优美散文大全读后感

网站首页 散文大全 正文

水仙花盛开的春天

2021-02-13 散文大全 15 ℃ 0 评论
【www.chunyeyulu.com - 春叶语录网】

十二月,腊梅坼,水仙负冰。

花月令中,以花为名,对十二月做出了极致描述。如时正是农历腊月,对于我这样一个喜好植物花草的女子,在每一季节,最不愿辜负的,就是这些花花草草了,能开花的,就一定要在自己的花房里,客厅里,卧室里,开放,让这天赐的花香在屋子里填充的满满,美好的一天,由花草来作随。

十几天前,种植了水栽水仙,自从网购了福建漳州的特级水仙,我就每天又多了一份情趣,好像也多了一份责任,希望这些水仙涨势喜人,在春节能如愿盛开。

养水仙是我最细心的一件事,从前几年,每一年要养一盆或几盆,有朋友送来的,也有自己从花卉市场买来的,可是有两年没有再养水仙了,这两年也许是心里累了,或是因为小王子这两年不在家过年的缘故。还是这两年心里苍老如斑驳的铜绿。养花的事,再没有从前那么认真了,虽然如今不像从前那么忙碌,可人闲下来,也会慵懒着。直到有一日看到朋友圈里,朋友在家打造了自己的阳光房,那阳光房是为自己太太造得,因为他的太太有鼻炎病,有了这样种植花草的湿润的阳光房,就不会犯病了。我看着发来的一个个美丽图片,心中有一万朵鲜花盛开的温暖,想象着他们那种安逸幸福的生活,再回顾自己,如今把自己的生活也许是过的有些粗糙了些,那些轻易做到的事,自己却没做,于是我决定开始过自己想要的那种自然的生活。下决心要让十二个月都美。

先从种水仙花开始,几日在街道,在菜场走,都未看到卖水仙的,去花卉市场太远,于是决定在网上购了一箱,购了精致的青花瓷的花盆。开始了我美好挨着美好的种花日子。

养花也是养心。每天看着水仙生长,如在心中种植了一片春天。

水仙长得很快,每天一个样子,一星期长了几寸,一晃,快半个月了,再过十天左右,我种得水仙就会开出洁白的花朵来。水仙称为凌波仙子,盛开时,她就像一位仙女,亭亭玉立。水仙好清静,在一钵水里,放上青石,长着,是一分诗意,看着是一分心意,开着,是一分禅意。

天寒,已是四九天了,腊八节那天,我腌了一瓶腊八蒜,喝了腊八粥,然后给母亲挂了电话,询问母亲腊八粥吃了没有,可母亲说今年忘了,电话里自责自己说是一年不如一年了。从前记性那么好的母亲,如今生活简单了再简单,直到如今简单至如一个小孩子。听了母亲絮絮叨叨了一番,我的内心还是涌出一朵内疚的波浪来,我除了说不出的愧疚,还能说些什么啊,生活一直都在辜负,辜负着父母,辜负着生活,好就,家人总是给予我宽容,拥抱和爱,我已足以温暖着自己。

此刻,我想起了母亲的从前,腊八节给我们做粥吃,腌上一玻璃罐腊八蒜,绿绿的,如一粒粒翡翠浸在醋里,真是好看。想起母亲在冬天养着绣球红,吊钟花,粉红仙客来,田七花,养着橘黄旱金莲,最抢眼的是在腊八时节,特意在一个绿色的土陶里种了蒜苗,那鲜绿清如一钵水仙。阳光照在窗台上,母亲的面庞是那么美。。。。。

再想起得是母亲养的那只小白狗,时间一晃十几年就过去了。这么多年,那只小狗一直忠诚的陪伴着母亲,也想起母亲常说的那句,狗不嫌家穷,母不嫌儿丑。想着想着,感觉自己这些年真不如那条小狗呢。

当我把这些话告诉先生时,先生笑我太多情愁。

他说,“人生一世,其实很短,回家的路却漫长。是因为我走的太远,有时才会迷茫”。又说,“明年我陪你回家住上一段日子,过上一段安闲时光,清晨在院子里听听鸟鸣,摘黄花,看那些篱笆墙上盛开的眉豆花,牵牛花,藤花一一盛满露水。与母亲喝下午茶,虚度这光阴”。是啊,好时光是用来虚度的,好多人都这么说来着。

那一刻,我的眼里充满了阳光,如是一缕阳光照进屋里,那阳光来自于春天,仿佛水仙花盛开了,我看到了水仙花盛开的春天。那么美,那么清澈。这让我又怀念起一个清澈干净的春天,怀念起那些种草种花的日子,多了一分美好的念想。就像对院子里的一棵梧桐树、三棵樱花树,几株贴梗海棠,几棵紫荆树一样,每一棵树都有着生命的惊喜和感动。

或是故乡的一只喜鹊、一条河流,生长于大地的草木们,他们都在我的内心涌动着春天的气息

当这些自然而来的气息,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来临时,我是否会发现这大自然的壮美是那么得水到渠成。

他们给予我的一点也没少,只是时光淹没在其中,我心唯愿不再辜负。

凤凰花开诗刊金鸾凰之窗31期——水仙花盛开的春天

  

凤凰花开诗刊金鸾凰之窗31期——水仙花盛开的春天

——主持人:红枫林

 

本期诗人:蓝格子  若以里  王小七  依美  雨兰的诗文书画  立原依依   曹玉霞_山东  青小衣  峡谷行云  林小耳 冬雁  雾里琴(排名不分先后)

 

《路过那些失散的时光》(组诗)

 

■ 蓝格子

 

《遗忘》

 

酒过三巡

我们谈到近况

谈到这些年

当从别人口中听到那个人的消息

只是简单的几句话

那些我用去几年时间遗忘的

又开始,晃动

在我眼前的酒杯里

现在,我只有

端起它

然后

一饮而尽

 

 

《写诗给你》

 

现在,凌晨一点

你不知道

我正在没有别人的夜里

写诗,给你

我尽量

省略掉多余的语气词

连同那些过去的爱

此时,我多像一只钢笔

只是流泪

而,不再动情

我想写下这四个字的时候

手中的笔

突然间,断了墨水

 

 

《一根针》

 

一个我应该忘却的人

现在,我不知道

是什么,将我引向你

它,总是在暗处

发出幽蓝的光

一闪一闪地

从我的角度看

像是一根极细的针

扎在肉里

一动,就疼

/s/blog_135ca1dvbxz.html

 

 

 

 

你重复翻动我的风声

 

■若以里

 

像每一个春暖花开

陌上行走之人怀揣记忆的蓝梅

 

像春天里可做之事

老少皆长歌善舞

 

你不可再说自身目光短浅

每朵浪花在今天都拱起花苞

 

对一个修为之人心怀感恩真好

三月已不缺可念之事

 

你重复翻动我的风声

小雨淅淅沥沥拍打着三月

 

这人间美事

这新鲜的沙漏

 

这周遭静而不语的沉默之人。

/s/blog_640aevm0l.html

 

 

 

 

《行走的云》

 

■王小七

 

行走的那朵云里

可否藏着行走的雨滴?

它们果真来了

从云朵跳到地上

这些下坠的花

摔得越痛,开得越大

 

像一朵

行走的云

他在异乡很多年

那些柔软的雨滴

随时会从他胸口

落下来

 

雨水汇成的池塘里

有黑色的鱼游动

/s/blog_70bdb5bvd8d.html

 

 

 

 

【回到春天里】(2)

 

■依美 

 

自黄昏放下屠刀----

心真得安静了

他安静时,眼睛如麋鹿

引领我,经过一条清澈的河。

 

那条撒满星星的河流

是正能量的故乡

是九月,干净过我的秋夜

风到场,见证了我的初衷

 

我是一个真正为爱虔诚的人

我已经原谅过许多

比如曾经---

 

他说过,我能回到了我

都源于那个春天

你听,春天的心,在滴水

钢琴声里的春天已经开始了

 滴答滴答-----

要与你回到春天里。

 

【水仙花开的春天】

 

清早看到一朵水仙开了

心里是喜悦的

就像新穿了一件白衬衫

白衬衫是干净的

我的心,一下就明亮起来

 

干净对于一个人来说

是多么重要

如今这世间

连下一场干净的雪都很奢望了

何况一颗干净的心

 

一朵水仙兀自的开

它开出的白没有任何悲伤

我想,今年的春天应该是这样吧

 

水仙花开的春天

应有诗,而你在远方---

/s/blog_bd0102vi7s.html

 

 

 

 

春色多么美好

 

■雨兰的诗文书画 

 

春色多么美好

满湖的碧水在荡漾

满湖的蓝天在荡漾

满湖的春色在荡漾

哦,这满湖的春色

一定原谅了

一个失声痛哭的人

/s/blog_cb0102vrbc.html

 

 

 

 

相信这个春天

 

■立原依依 

 

在这里,我感觉到什么

当玻璃把醒悟的脸照在透明之中

透明是良善的护身符

墙败于熟悉,我从它的缝隙读出存在

风过早地露出了痕迹

 

很多时候,泥巴墙用窗子说话

而我取自红枫的红

那墙面越看越真实,走近它

我用手机拍下

生活过早地露出了痕迹

 

雨有雨的火车,树有树的箴言

我认定在一个人身体里

相信这个春天

也相信菩萨不全是泥做的

由此,我跪拜我的心地,和感恩

/s/blog_4cc97fvnfa.html

 

 

 

 

阳台上的风景

 

■曹玉霞_山东 

 

这绝对是突发的事情

花盆里的寿桃

吵吵嚷嚷,一阵闹腾之后

裹紧了身子的骨朵儿

一个劲地推拥着往枝头上挤

我停下脚步

 

二月,方才走过窗前

我使劲清了清嗓子,我喊她亲爱的

她回头朝我招了招手

我记起来了,就在昨日的午后

她和我阳台上的花草一一拥抱

悄悄地密语

 

谁家的一只宠物狗在楼下撒欢

三月是一个情怀满溢的女子

我隐匿的,她从来都不追究

我打开窗子,伸出双臂请她进来

她扭动着腰身

竹节海棠,脸颊涨的绯红

 

那只灰麻雀在干什么

我感觉我离天空很近,棣棠花

绿的如此丰腴,还有茉莉,金边瑞香,豆瓣绿……

早晨的阳光伸出了丝滑的手指

我抚摸着它们,仿佛

抚摸着我曾经辽阔安静的故园

 

金银花并不急于打开自己

万千雷霆深藏于毛茸茸的芽蕊

当我抬头,那些

细细的,淡淡的花朵抱成团

她们慢慢地开,慢慢地散发着香气

连孤独都是慢慢地

/s/blog_65fdviwe.html

 

 

 

 

《雨水》

 

■峡谷行云 

 

果真是雨水了

我是个喜欢节气的人

我想我一生都会在24首诗里

反复修行修性

眼看着天空灰蒙蒙的

雨化凡春

雨水在汇聚着力量

我准备好了瓦罐水缸和泥土

我一生都接受着雨水的灌溉

雨水在我体内变成生命之河

接着又变成流水

那是一种新陈代谢

像血液被我的心输送到了

四个部位

有内脏、头脑、躯干和四肢

这四个部位又是

雨水把一部分给了性别

给了青春、爱和岁月

说到青春,雨水的尖叫和我的老苍

是多大的反差呀

我知道,收集雨水就是

中饱生命私囊,也是用雨水化我的冥顽

总是感到我耗竭着雨水是有罪的

我的等待也有罪

是加深了的罪

 

/s/blog_4fcfvmum.html

 

 

 

 

《立春谣》(四首)

 

■□ 林小耳

 

鸟雀儿穿透云翳的,不仅有翅膀

还有它们唤春的啼鸣

桃花微醺,敷上了梅花的粉妆

雨水微润了久旱的城

从今天开始,一切又是新的轮回

春归的时节人心温暖而荡漾

那些被窖藏的思念

都会开始肆无忌惮地发芽

而我静静看着窗外,看那些

明亮的事物。他们无一例外地

都在酥软的春风里

像我一样,放弃了抵抗

 

《雨水谣》

 

倒春寒只是施了小小伎俩

现在,被一场雨水泄露了天机

越来越多的水流从天而降

它们行进得如此浩荡

仿佛,一面海竖了起来

它忘记退潮,它指认任意一块土壤为岸

寒潮随着雨水扩散,但越发微弱

逐渐升温的土地再也藏不住

受孕的身子。当新生的春苗

睁开眼睛,远方归雁张开了翅膀

 

《清明谣》

 

需要更多的雨水浇灭喧哗

如果灵魂是不息的灯盏

这一天,尘世或许会有更明亮的光

 

那些再也不需要被叫出口的称谓

已经死了,而你们依然活着

在另一个太遥远的地方

 

我们这些被称作生者的人

会像你们曾经一样,流泪,悲伤

只是因为爱,我们从来就不曾分离

谁不是前仆后继走在赴约的路上

 

《谷雨谣》

 

春眠的人,梦也是桃色的

而一夜雨声惊褪了多少残红

刚吐蕊的牡丹,有了几分羞涩

被细雨打湿歌喉的子规

把每一座山头啼绿

那些朦胧了我们视线的

是纷飞的杨花,还是迷离的雨雾

在季节将尽的时分

唯有雨声,这天然的挽歌

唱出了暮春的离殇

采茶女不动声色

翻飞的指尖,只忙着采摘

她们必定知道,传说中

复活,是谷雨茶的神奇功效

/s/blog_4749cfve30.html

 

 

 

 

《绣针下的诗句》(组诗)

 

■冬雁

 

绣在绢布上的碎片

 

桃花在绣布上开放

烟花在夜空开放,光阴已束手就擒

 

你看,那么一丁点儿的笑意

在一块绢布的孤单里,被刺出好大的花朵

 

孤独与黑夜撞个满怀,拿起绣针的女人

床是冷的,身子是冷的

 

失眠,与绣针无关

与挂在针尖的暖光有关

 

花心被炸开,夜空被炸开

绢布被炸开,开裂的碎片落在床上

 

一生都在打捞,浪费掉

一年又一年的春风,浪费掉水中月亮

 

还好,还可以浪费掉夜色,浪费掉

整座烟花城,和一枝无处安置的桃花

 

刺出一个人,这一生就满了

多一针就多余,少一针,就归零

 

穿越时空的爱恋

 

从绢布上长出来的每一棵树

都是长在我身体里的一首诗

 

流在绢布上的每一条河,都是

绣针下腾起的一条龙

 

我一定是那个坐在阁楼刺绣的古代女子

一定是,倚窗隔帘的大家闺秀,等你到今生

 

请你抬头,走在集市的秀才

因为前世的一次回眸,许下来生

 

请许我绣出那一双明眸,这时光就短了

请许我绣出那一袭长衫,这月就圆了

 

最后一针,就把整个人绣完

长衫冠巾的秀才,他在绣针下穿越

 

飞在绣布上的飞鸟

 

光能进来,风不一定

绣针里没有储藏雨,也没有储藏雪

移动的针角在绣布上移动着时光

是否能移出这间小屋,简陋的小屋

被我绣满锦绣水乡的小屋,填满针线的小屋

绣针飞扬,高过头顶,高过绣架

高过虹桥

从虹桥下飞出一只飞鸟,坚贞之鸟

从一根线的开端飞出,到一根线的收尾

从一棵树到一所农舍,从皇宫到郊外

河流边上,从悄悄长大唱歌的顽童

到悄悄衰老蹒跚的农妇

一根针,一根线,一块绣布

飞完这22米的全图,这只鸟儿

也悄悄老去

 

绣出来的诗句

 

四股线的合并,合并一条

携手共进的路。遥远的旅途

22米的长度,22首诗

途中有风在嘲笑,有雨在叹息

瞧这小窗口里的笨女人,她真愚蠢

清明上河图,她绣完了一幅半图

又开始绣一幅全图,这是她今生的痴爱

完美,完整,才是她要的

她的腰弯了多年,她的头发白了一半

她开始得了颈椎病,可她的手

不能停歇,不能停歇

她一边绣,一边写,绣出来的是诗

写下来的是诗,这是她一生的诗

她剪下适度的线,恰好是

可心的诗。线不能太长或太短

诗句也不能太长或太短

太长会打结,太短会有衔接的残缺

这长度绕着一颗心走一圈,恰恰好

起点到终点,严实合缝

/s/blog_5bvedz.html

 

 

 

 

掀开三月的盖头

 

■/雾里琴

 

春从冬的最后一个台阶走来

掀开三月的盖头

泛青的柳,扭动着小蛮腰

给风显摆

迎春花笑了

又一季窈窕

 

春天,给谁家的姑娘

穿上了嫁衣

/s/blog_vewz.html

 

 

 

 

母亲院子里的雪,和春天(散文诗)

 

 ■青小衣

 

    1

    从黄昏开始,我与雪结伴而归。

    村庄都在雪中安坐。我一脚跨进家门站在了院子里。

 

    风掀动门帘子,一缕光从屋里直冲着我照过来,一直照到我的脚下,像一条光明的小路。

    顺着这条亮堂堂的路望过去,一直看到屋里,正在做晚饭的母亲佝偻的背影。

    那道光,仿佛是从母亲的身上发出来的,带着母亲的体温,直直地,一直照到我的脚下。

    又像是母亲伸出的一条长长的手臂,朝着我,伸过来,伸过来,摸到我满是泥浆的鞋子,湿漉漉的裤褂,一路摸过来,摸到我怦怦乱跳的心脏,和满是泪花的脸。

 

    风更大了,掀动门帘子,飞舞成一匹野马,像朝着母亲飞奔过去的我,衣袂长发。

    我的脚步声惊动了母亲,母亲骤然转身,一声:我的儿————

    我便扑在母亲怀里,一声:娘呀————

 

    母亲粗布的蓝棉袄上,小花朵早就谢了。我的泪水落在上面,小花朵又开了。

    我就是母亲棉袄上的一朵兰花啊,走了,又回来了,却始终开在母亲的衣襟,紧贴着母亲的身体。

 

    七天,我睡在母亲的炕头,像小时候那样,睡得结实,酣甜。

 

    2

    雪花还在飘着。

    院子里,积雪铺地。雪下一层,母亲就把它们扫到几株果子树的根部,堆在一起。但,雪很快又铺满了院子。白茫茫一片。

 

    我想起出嫁时,母亲找来邻家的几个嫂子,在院子里给我做新婚的被褥。院子里像下了一场雪,到处都是轻白的棉絮,到处都是水灵灵的笑声。嫂子们把成包的棉絮一层一层铺在被里上,用手拍平整,再反过来被表朝外,穿针引线,缝合在一起。几床被褥一天就完工了,然后,叠放的整整齐齐,等着婆家人来拉走。

    我却躲在屋里偷偷地哭。

    那时,我多想是一个男儿,能在这小院子里娶妻生子,扎根,和母亲永远在一起。

 

    我是在一个雪天出嫁的。

    雪送了我一程,又送了我一程。一路上,白雪铺地,连新郎的笑也是白的。

    只有我的红嫁衣,像雪中的一团火。

 

    3

    之后,我一次次在雪天回来。一路亲吻着雪花,归心似箭。

    回到母亲的小院,才真正有回到家的感觉;站在母亲的院子里,才会有强烈的存在感和归属感。就连落在母亲小院里的雪花,小鸟,树上飘下的叶子,地上爬着的各种小虫子,吹过墙头,又吹回来的风,也仿佛是归来的亲人,与别处的不同。有时,甚至会觉得站在母亲院子里看月亮,月亮也是自家的什物,那些月光,也是特意照进来的,是一种有意的安排。

 

    出嫁后,在婆婆家过第一个春节。除夕放鞭炮,怎么听着都跟母亲小院里的鞭炮声不一样。一家人欢天喜地在客厅吃饺子,我却怎么也咽不下去,端着碗躲进屋里哭鼻子。那时,真想一口气跑回家,亲手点燃除夕的鞭炮,再盛一碗锅里的饺子,就着母亲泡制的腊八蒜,不计较吃相,一口一个地吃饺子。

 

    如今,院子里的雪花,白似棉絮。

    雪中站立着的两个人:顶着一头雪山的母亲,和闪着雪光的中年的我。

 

    4

    整整七天,我都在飘着雪花的小院中跟母亲说着:春天。

 

    记忆里,春天的小院,是最美的,像刚从一场梦中醒来。

一阵春风吹过,院子里的果子树都醒了,开花的开花,长叶儿的长叶儿。一场春雨过后,就连墙角也会突然冒出一些莫名的植物,我甚至在院子的土墙上,看到过很多从土里钻出来的小草芽。

这时,母亲就在院子里开垦出几小块菜地,撒上一些菜籽,没几日,菜地里就绿油油地长出各种小青菜,叶子有卷着的,舒展的,圆形的,椭圆形的,长的短的。再过一些时日,不知不觉就水灵灵的半尺高了,就可以炒着吃了。

那个新鲜味儿,只有母亲的小院里才长得出来。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趁母亲不注意,就学着母亲的样子用镰刀割菜,把手上割了一个一寸长的大口子,满手的血,吓得哇哇哭。母亲冲出屋,背起我就往村里诊所跑。至今手上还隐约可以看到那道疤痕。

从那以后,母亲常常对我说:唉!娃要好好读书,你不是种地的料儿……

    

    春天的小院,一切都有着自生自灭的命运。

    繁盛和枯凋都在悄悄地,静静地,缓缓地,默默地进行着。

    就像母亲,和我。

 

    5

    雪花仍在飘着。

    每当天上飘起雪花,我就想起回家;回到小院,就想起小院里和春天有关的一些事情,心里就满是温暖和希望。

    

    所以,我一再冒雪回家,一再说起春天。

燕子每年都回来在屋檐下筑巢,不管回来的是不是去年的燕子,母亲总是尽力把鸟巢保存好,就像炕头永远留着我的铺盖被褥,就像我从未远离一样。

    而母亲的炕头,一年四季都是春天。

 

    如今,站在院子里,站在雪中,站在母亲身旁,心里却春潮涌动。

多么美好!

/s/blog_vcgx.html

 

 

 

红枫林博客  /hefengpiaoxiang

本文来源:http://www.chunyeyulu.com/sanwendaquan/3459.html

Tags:水仙花春天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