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语录_励志语录_经典语录_名人名言语录_优美散文大全读后感

网站首页 散文大全 正文

你是那个谁谁谁

2021-02-17 散文大全 23 ℃ 0 评论
【www.chunyeyulu.com - 春叶语录网】

网络是万能的,可以挖出官员的隐私,当然也可以把断绝多年的音讯续起来,找一个二个人更是不在话下。有好事的同学建了个群,通过枝枝蔓蔓的联系把一些过去的人拉进去。我有幸也被他们发掘了出来。

进到群里,仿佛是穿越进了一个变异的记忆里。群里那时候连带我一共19位成员,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实际上,应该都是过去同过学的。在此时,虽然尴尬随滂沱汗水而下,我仍然必须老老实实坦白,这十八位同学或疑似同学中,有三位的名字非常熟悉,经过他人的反复提醒,又依稀记起了三位同学的大号,剩余的十二位,则是非常的对不起,确实已经忘记得干干净净了。

后来,又有爱珍藏的同学发布了小时候的班级合影,照片颜色品质与最新设备最高技术拍摄出来的效果相比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各种颜色看起来都很正常,只有时间留下了痕迹:天空的白色有点泛黄,操场上的绿草有点因脱落而现瘌痢头状。至于照片的主角,人人一张青春而朦胧的脸,或蹲或坐或立,庞大到五排,共计74人(包括老师),服装也不像现在那么统一,都是自己的衣服,一眼望去,赤橙黄绿青蓝紫,到也丰富,只是所有的颜色都只有一色,白就是白,绿就是绿,不夹杂。

在这一本正经拍照的74位中,找到自己,费了很大的劲,在清点人数的过程中,挨个辨认过去,绝大多数是叫不出谁是谁了,更有一些毫无印象。当然,万事都有些意外,总有些出类拔萃者——有记忆力超强的同学一一录下了对应的花名册,对照来看,勉强有三分之一能回忆起那么一星半点了,稍稍挽救了点我那几近崩溃的记忆力。

对着青葱旧照,多少知道,自己曾经在那个地方生活过,周围有一些朋友或疑似朋友存在,对此自己还是确信不疑的,虽然有些面目模糊,倒也不是什么太可怕可惜可叹的事情。真正让人感觉有点惊悚的,倒是那些鲜活而陌生的头像,他们或是富豪或是贫民,或是坦诚或是虚伪,或是清白或是污浊,或是持之以恒或是扭曲变态,林林总总各色各样,你不知道他或者她与你到底有什么关系,直到有一刻,你突然发现,他或者她就是那些个你曾经以为印象深刻到永远不会忘记的人。其实,倒也不是全部忘记了,只是你只偶尔记住了过去的某一瞬间却错把它当做了全部并且以为永恒不变而已。

有一首歌,这么唱:Youaresomeoneelse,Iamstillrighthere.

到底,你是那个谁谁谁?

抱歉

给所有

昨天的人

昨天的事

昨天的时光

不用凄惶

遗忘

就如同

吹过的风

看过的月

晒过的阳光

不用阻挡

只因

盛满了

今天的人

今天的事

今天的时光

那个谁谁谁,你谁啊的个人空间

土匪:蘑菇,你哪路?什么价?(什么人?到哪里去?)

杨子荣:哈!想啥来啥,想吃奶来了妈妈,想娘家的人,孩子他舅舅来了。(找同行)

杨子荣:拜见三爷!

土匪:天王盖地虎!(你好大的胆!敢来气你的祖宗?)

杨子荣:宝塔镇河妖!(要是那样,叫我从山上摔死,掉河里淹死。)

土匪:野鸡闷头钻,哪能上天王山!(你不是正牌的。)

杨子荣:地上有的是米,喂呀,有根底!(老子是正牌的,老牌的。)

土匪:拜见过阿妈啦?(你从小拜谁为师?)

杨子荣:他房上没瓦,非否非,否非否!(不到正堂不能说。)

土匪:嘛哈嘛哈?(以前独干吗?)

杨子荣:正晌午说话,谁还没有家?(许大马棒山上。)

土匪:好叭哒!(内行,是把老手)

杨子荣:天下大耷拉!(不吹牛,闯过大队头。)

座山雕:脸红什么?

杨子荣:精神焕发!

座山雕:怎么又黄了?

杨子荣:防冷,涂的蜡!

座山雕:晒哒晒哒。(谁指点你来的?)

杨子荣:一座玲珑塔,面向青寨背靠沙!(是个道人。)

本文来源:http://www.chunyeyulu.com/sanwendaquan/3532.html

Tags:你是谁谁谁

热门推荐